第十五幕:前進 (1)

 

  莫約是在早上五、六點,曉露和阿奇葉決定離開磊卑斯──

  一來是因為必須趕路,二來則是為了避開眾多友人的送行。

  雖然阿奇葉未曾主動提及,但曉露感覺得出來,阿奇葉似乎不是很喜歡與人道別,而她也明白,阿奇葉會這麼敏感有他自己的原因。

  於是在這略帶冷意的晨霧之中,只有托列羅和姆兒站在飯店門口為他們送別。

  「這兩天謝謝托列羅先生的照顧了。」

  這是曉露的肺腑之言,不論是在實際上,或是在心理層面上,這座城鎮與鎮民都給了她某種程度的成長。

  「哎呀,別這麼說。只要是我能幫忙的我都願意去做,倒是你們姊弟倆以後旅行要是累了的話,一定要記得回來這裡讓我招待啊。」

  托列羅依舊非常地豪爽大方,至於躲在他身後的姆兒,今天倒一反常態的畏羞起來。只露出了兩顆小眼睛在那裡轉啊轉地,像是想說什麼卻又不敢說的樣子。

  這種彆扭的情緒,是深怕寂寞的曉露最能理解的──由於不希望他人離開自己,所以不願正大光明地說出道別的話,因為深怕一旦說出,事情就會永遠成真。

  小孩子通常會用哭鬧的方式面對困境,可是像姆兒這般聰明的孩子,一定很清楚這樣不能解決問題,所以才變成這樣畏畏縮縮的樣子吧?

  因此,曉露決定幫姆兒一把。

  「姆兒,以後妳在這邊工作要加油,不過也不要太勉強自己。」

  聽見曉露的鼓勵,就算再怎麼害羞,謹守禮儀的姆兒也必須走出來向曉露回應。

  「謝謝妳,繆拉姊姊。還有阿奇葉哥哥……若不是你們當初發現了我,而且願意聽我訴說來歷的話,我恐怕現在還得要繼續躲躲藏藏。」

  說到這裡,姆兒才終於敢將目光放在阿奇葉身上。見狀,曉露立即推波助瀾地對身邊的「弟弟」悄聲說道:

  「阿奇葉,你要不要也說些什麼呢?」

  雖然依阿奇葉的應對能力來看,曉露的提醒根本多此一舉,但阿奇葉還是很給他「姊姊」面子地往姆兒那邊走去。

  「姆兒,妳和大家都處得不錯,我想妳應該能夠很快就融入這裡,到時候可別太欺負老闆喔。」

  阿奇葉如往常般地開著玩笑,可姆兒卻是有些扭捏地搓著自己的手指,在一陣輕輕吸氣之後,她才開口應道。

  「那、那個……阿奇葉哥哥,我想跟你說一句悄悄話,你可以過來一點嗎?」

  聞言,阿奇葉蹲下身,將臉湊到姆兒面前。正當曉露和托列羅還在一旁偷偷摸摸地想要偷聽對話內容時,姆兒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頭往阿奇葉的左臉一遮,接著迅速退開。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曉露與托列羅面面相覷。

  托列羅一臉茫然,但曉露總覺得這種事似曾發生過……

  啊,是那個!

  心中已有想法的曉露,表面上不動聲色,並繼續觀察二人的一舉一動。

  「那個、就是這樣。阿奇葉哥哥你要加油唷!」

  姆兒臉頰紅通通地跑回托列羅的身邊,阿奇葉則是一臉古怪地站了起來,讓曉露超級好奇姆兒到底跟他說了什麼。

  「那麼,我們就此告別。老闆和姆兒都要好好保重,也請幫我們向飯店的大家問好。」

  阿奇葉隨即恢復正常神色,揚起笑容向他們道別。滿頭霧水的托列羅也只好先壓下心中疑問,咧嘴露出一排亮白牙齒應道。

  「嗯!你們也是啊,一定要再來磊卑斯讓我招待你們喔!」

  曉露被這份離別的氣氛感染,也不禁心情澎湃起來,她揚聲說道:

  「一定的!再會了。」即使她無法確定未來的事。

  揚手揮去清晨的迷茫白霧,曉露和阿奇葉踏上了前往南方的旅程。

 

 

  「欸、欸!阿奇葉,剛才姆兒到底做了什麼事啊?」

  阿奇葉邁開步伐走著,曉露則難掩好奇地追問著阿奇葉,層層樹影不斷地在他們身上覆蓋退去。

  此時二人步行在入秋的山坡小徑上,綠黃並齊的落葉紛飛,而隨著太陽升起,氣溫也不再是那麼寒冷,涼風吹來,反而還有些清爽宜人。

  也多虧有托列羅的介紹,讓他們得以在進入山路前用驛站馬車代步,省去不少時間精力。要不是為了避開關口審查,曉露還真想就這麼一路搭馬車南下。

  「姊姊……妳有必要這麼興奮嗎?」

  阿奇葉斜眼瞥向曉露,依然故我地往前走去。

  「哎呀,你很小氣耶!都不告訴我。不過,我八成也猜得到是什麼事啦。」

  看著曉露那副意有所指的竊笑模樣,阿奇葉只是默默地嘆了口氣,然後說道:

  「別想太多了,姊姊。姆兒沒見過我真正的模樣,說不定還會被我嚇跑呢。」

  阿奇葉這番妄自菲薄的話,反倒令曉露不滿地嘟起嘴來。

  「幹麼這麼說啊!我不就沒有被你嚇跑嗎?」

  沒想到阿奇葉竟然如此在意自己的臉,她本以為阿奇葉總是無所不能,但是他曾經受過的傷害,卻仍刻下了難以抹滅的傷痕。

  「妳不一樣……」說到這裡,阿奇葉頓了一下,又馬上以開玩笑的語氣補充說明。

  「因為姊姊妳是怪人嘛。」

  本來還想好好開導一下阿奇葉,卻沒料到他居然反過來嘲諷自己,使曉露忍不住反脣相譏。

  「噢,說那什麼話啊。我告訴你,我這是叫做大好人,才不是怪人呢!

  你呀,幹麼那麼在意這種事,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嘛!凡事如果有先入為主的刻板觀念,反而還會什麼都做不好呢!

  就像我被義勇軍找到的事,要是當初阿奇葉你相信了他們的話,那我豈不是真要被當成是犯罪的女奴而被他們逮到嗎?」

  曉露難得說出大道理來,卻是聽見阿奇葉的哈哈大笑。

  「哈哈──不對。當初就是由於我先入為主的認為姊姊是聖女轉世,因此才沒去相信義勇軍的鬼話……所以說,姊姊妳舉例失敗。」

  曉露被阿奇葉的反駁壓得無話可說。

  事實確實是如此,因為正如阿奇葉所說,他們之間的信賴是老早就建立起來,而非那突然介入的義勇軍所能破壞的。

  看來,我要和阿奇葉在「言談」上作對還是差得遠了……不過就算是這樣,還是得讓他知道我的想法才行!

  「反正,你就是記得這世界上絕──對!還是會有像我這樣的好人存在的!

  況且,你明明之前也遇到過了嘛,像郝伍德、妓院的姊姊們、老闆、老闆娘還有托列羅先生。雖然我不知道他們之前有沒有看過你的臉,可是我相信他們絕不會因為你臉上的那幾塊小腫瘤而疏遠你,因為他們都是真心對你好的人啊!

  如果你真要覺得大家都以貌取人的話,那你就是不相信大家囉。」

  「姊姊,妳是改用威脅的嗎?這方法倒是不錯喔。」

  阿奇葉似笑非笑地望著她,這話聽起來也不知是褒是貶。

  鬥不過他的曉露只好轉移目標,反正她說的話只要阿奇葉有聽到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