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幕:休憩 (1)

 

  經過一晚的折騰後,托列羅決定帶著姆兒去向還在值班的員工澄清鬧鬼事件,並且將一開始白衣染血的黑髮女子,當作是那兩兄弟另外帶進來的客人。

  原本托列羅還想當眾表揚阿奇葉和曉露,直說都是多虧他們姊弟倆的到來,才能為這間飯店解開鬧鬼疑雲,但二人推說今晚很累,便先回房休息。

  而托列羅招待阿奇葉和曉露的房間就在剛才的鬧鬼房旁,一樣也是雙人房,格局則略有不同,大概是因應方位不同而做的裝潢設計。不過,目前二人無暇理會這些差異,因為有件更重要的事必須馬上解決。

  一關上門,曉露便拉下斗篷帽子,深吸了一口氣──

  「……阿奇葉,剛剛姆兒所說的話,你覺得怎樣?」

  曉露緊張地握住雙拳,深怕剛才聽到的一切,只是自己的妄想罷了。所以,她需要另一個人來幫自己確定這件事。

  阿奇葉也明白曉露的心情,立即闡述自己的看法。

  「我認為,姆兒指出的幾點特徵,很符合姊姊妳的朋友──一頭黑髮,面貌如外地人,口中還說著不曾聽過的語言……」

  「可、可是,姆兒認為她是恆存之島來的?」

  曉露說出之前的疑惑,阿奇葉則以否定的搖頭回應她。

  「不,這是姆兒誤會了。其實恆存之島的人平常也是跟我們一樣,都是說著『七陸語』,也就是自『超大陸時代』流傳下來的各地方言,匯集而成的現代語言。」

  「超大陸時代?」曉露對於這突然迸出的名詞感到不解。

  阿奇葉卻一臉瞭然地笑道:

  「姊姊,看來妳前世的記憶裡沒有在寺廟學習的印象喔。」

  「哼,一定是你崇拜的愛米耶不喜歡讀書啦。在我的印象裡,愛米耶可沒有半點讀書的記憶呢。」

  聽出阿奇葉口中的調侃,曉露不滿地嘟起嘴辯駁,還刻意強調阿奇葉自己曾經說過的話,而話雖是這麼說,曉露也很清楚自己不是多愛讀書,跟愛米耶只能說是半斤八兩。

  「好吧,這門課算是歷史課,姊姊妳可要認真聽啊。」

  阿奇葉沒有反駁,只是微笑著,並直接給予解答。

  「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中的七個大陸原本是一塊超級大陸,可是在一次名為『七日滅』的世界災變後,一個大陸便分成了七塊,也就是現在的七大陸。

  至於姆兒所說的另一種語言,就是在超大陸時代的雅言──『大陸語』,現在則被稱為『古大陸語』,據說在當時是只有上流人士才會使用的語言。

  但流傳至今,僅剩下神職人員或學者會使用這種語言,目的也只是為了要研究超大陸時代留下來的古籍和文物。而一般大眾則只有在『命名』的用途上,才會借用古大陸語的字母與發音,對人們而言,這是一種正式且普遍的作法。」

  「喔,難怪姆兒會說只有恆存之島的人才會說兩種語言,原來是這樣啊。」

  曉露總感覺自己好像在哪裡聽過類似的話題,但一時之間想不起來。

  「不過並不是每個神職人員都會說『古大陸語』,事實上,只有祭司一族與專門研究古大陸文化的學者才會刻意去學。

  此外比較特別的是,為神服務的神官們不需要額外學習古大陸語,而是經由神的傳授,就能直接聽說讀寫古大陸語,所以也有人說古大陸語是『神之語』。」

  聽完阿奇葉的講解,曉露的腦中頓時靈光一現。

  「咦?這麼說來,我好像聽過古大陸語喔,說是什麼神的諭旨,翻成七陸話就是──

  『取神之力,凡人必歿。七星殞落,卻落他界。神賜之力,應須歸還。

  一星土震、二星月裂、三星日籠、四星火噴、五星水覆、六星星隕、七星木枯。各星落處,映其生地。七年之後,定將再現。』」

  曉露記得當時是杜克斯唸給她聽的,可神奇的是,她很驚訝自己居然能記得一清二楚,畢竟她知道自己一向記憶力很差。緊接著,曉露又想到另一個問題──

  為什麼杜克斯會說古大陸語?

  剎那間,曉露感受一股強烈的違和感,卻又說不上來是哪裡感覺怪怪的,為了不讓自己的疑神疑鬼干擾原本的話題,因此理性馬上驅使她在心裡找了個解答。

  不,說不定是杜克斯自己無聊學的啊!他是貴族嘛,想學什麼就能學什麼吧。

  而聽到曉露說出有關神諭的內容後,阿奇葉卻露出詫異的表情。

  「等一下,姊姊。妳剛才說的神諭,我知道是由恆存之島發佈出來,而且為了更廣為流傳,所以也有七陸語的版本。

  可是跟妳說的有些不一樣,我所了解的神諭內容前半部與妳說的相同,不過後半部不同的部份是──

  『一星星隕、二星火噴、三星水覆、四星土震、五星木枯、六星日籠、七星月裂。』就是這一段跟妳剛剛說的順序不同。

  雖然恆存之島當局沒有多加解釋此段神諭的涵意,但大家普遍認為這不僅是單純闡述七位神官背後各自代表的七個大陸,更是要將『七日滅』中的七天毀滅順序再次強調,藉此告誡人們不可忘記過去的傷痛。」

  曉露沒想到自己隨口說說的話,居然會被阿奇葉如此認真看待,反倒覺得有些緊張,深怕是自己講錯了話,於是趕緊將話題導向另一個她感到好奇的詞彙。

  「啊,或許是我記錯了吧?畢竟我也只聽過一次而已。不過話說回來,『七日滅』就是你剛才說的世界災變吧,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見曉露無意糾結神諭的內容真偽,阿奇葉倒也體貼地跟著轉移話題應道:

  「『七日滅』是過去世界歷經毀滅的七天過程,同時也是七個大陸的命名由來。姊姊妳應該也注意到了,各大陸的名字是以白話的七陸語為基礎,這跟人們習慣用古大陸語的『命名』法則不同,對吧?」

  阿奇葉停頓了一下,在看到曉露表示肯定的表情之後,便又繼續講解。

  「『埃革.沛摩翟恩』是起初為各大陸命名的人,同時也是見證世界毀滅與重生的人。

  這個人先是將超大陸時代更為通俗的各地方言彙整起來,進而創造出專屬文字,並命名為『七陸語』,成為現代語言的基礎。

  後來又以七陸語記錄下七日滅的過程,同時也希望能藉由此次教訓來警惕人們,因此特別引用七日滅的過程來為新生的七塊大陸命名。」

  埃革……以這個世界的命名方式來看,還真是個好短的名字,難道又是個有什麼苦衷的名字嗎?

  正當曉露忙著思考無關緊要的問題時,阿奇葉似乎也察覺到她的漫不經心,因此阿奇葉做了件事把曉露的注意力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