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幕:幽魅 (1)

 

  「凱薩爾飯店」這個聽起來很雄偉的名字,被刻成一排金字擺放在氣派的大門上方,但不只有招牌亮眼,高達四層樓的朱紅色尖頂正閃閃發亮,雕刻精細的高壯大柱則一字排開,四周延伸而出的擺設與壁面裝飾也毫不遜色──

  這裡正是那棟鬧鬼的旅館。

  「阿……阿奇葉,就是這裡嗎?」

  曉露的下巴幾乎快掉下來,其實她是想問:

  我們真的有錢住這嗎?

  這棟建築物的奢華程度雖然不比王家別墅,但它的富麗堂皇卻和亞克羅布斯的總督府差不了多少。

  「是的,這裡就是這鎮上最高級的飯店,主要招待政府官員與富有的大商人,據說有些貴族還會專程來此度假。而由於王家別墅的事已經過了一陣子,所以現在又恢復原本生意興隆的狀態了。」

  然而阿奇葉的解說,卻讓曉露越發惶恐。

  這種地方我們哪住得起啊?難道該出動私房錢了嗎?

  私房錢就是寇彌之前給的那袋金幣,雖然阿奇葉也知道有這筆錢,曉露也將使用權託付給阿奇葉,卻由於阿奇葉是個旅行專家,所以他們一路上只靠著隨身的乾糧、草地中的野菜磨菇、小河裡的大魚小蝦,就這麼活到現在,根本沒花到半毛錢。

  「聽說這家飯店的老闆是很好心的人,常常救濟鎮上的一些貧苦人家。不過,他底下的員工卻因為時常服務高貴的客人,反倒有點勢利眼,之前還發生過服務人員對打扮普通的客人做出不禮貌的行為,因此這家飯店現在正推行新制度,好改善先前的歪風。」

  阿奇葉繼續補充說道,但曉露滿腦子都是金錢問題,只好先不懂裝懂地點了點頭。對於曉露的含混表現,阿奇葉倒也不以為意,只是如往常般露出微笑,然後推開了門。

  「姊姊,我們進去吧。」

  「咦?」曉露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嘆,就被阿奇葉拉了進去。

  接下來,曉露就完全發不出聲音來了。

  這室內景觀華美地令曉露目瞪口呆──大廳是橫貫四個樓層的樓中樓設計,指引標示明確指出兩旁各為通往房間、餐廳、娛樂廳或宴客廳的走廊,雖然構造簡單明瞭,但整體裝飾卻十分雅緻,並且帶著溫婉的古典氣息,比起外觀的雄偉氣派更另有一番風味。

  只可惜,我現在穿的衣服跟這裡很不搭。

  兩相對比之下,曉露不禁對自己的樸實衣著感到羞愧,然而阿奇葉卻不如曉露這般畏縮,他反倒勇往直前地走到正前方的櫃檯。

  「請問一下,這間飯店鬧鬼的事是真的嗎?」

  如此直言不諱的表現,讓正想擺出挑剔臉色的櫃檯人員,不知該作何反應地愣在位子上,就連一旁的曉露也嚇了一跳,因為阿奇葉問話一向都是拐彎抹角,這次卻意外地開門見山。

  「你、你你你,是哪裡來的臭小子啊,我們這裡不歡迎你們這種窮酸鬼。」

  櫃檯人員好不容易找回舌頭,卻露出不知算是厭惡,還是害怕的表情,連罵起人來也沒什麼魄力。

  「嘿,先別生氣嘛,大哥。我知道這間飯店不只鬧鬼,而且還因為這個緣故,把盡是高級房間的四樓封起來了,對吧?」阿奇葉嘻皮笑臉地問道。

  「胡、胡說,我們只是暫時要做全面打掃,所以先不開放四樓房間給客人住宿。」

  「那也封太久了吧?聽說有一個月了耶,你們現在是流行做虧本生意嗎?那還真是有本錢耶!」

  阿奇葉揚起不屑的笑容,擺明就是要來找碴的,櫃檯人員瞬間一股氣衝上來,馬上出手扯住阿奇葉的領口,將他拉了過去。

  「你這小子會不會太囂張了!不過是個窮酸小鬼罷了,居然還敢說這麼多話!」

  「難道窮人就不能說話嗎?」

  阿奇葉依舊不怕死地挑釁著,在旁全程目睹的曉露也嚇傻了,畢竟這次阿奇葉真的很失常,但即使如此,曉露還是趕緊回神制止櫃檯人員的粗暴行為。

  「先生!不管怎樣都不能動手吧?」

  由於太過緊張,音量一時沒控制好,曉露就這麼大聲地叫了出來。被這場騷動吸引而注目於此的人們,更因為曉露的吶喊而開始評論櫃檯人員的失控行徑。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個大男人在欺負小孩啊?」

  二樓欄杆前的千金小姐難以置信地驚呼著。

  「這飯店服務人員的素質真差,居然會動手動腳的呢。」

  一樓走道旁的貴婦人鄙視地搧了搧羽毛摺扇。

  「嗯?我好像聽到什麼窮酸鬼的,真是失禮!」

  剛進門的大商人不悅地挺起胸膛,以為有人在說自己壞話。

  至此喧嘩聲逐漸變大擴散,深陷其中的曉露也不禁被眾人躁動的情緒影響,只能手足無措地守在阿奇葉身邊,幸好其他服務生見情況不對,連忙拉開大動肝火的櫃檯人員,並且請出老闆弭平這場混亂。

  好不容易將情況穩定下來,天色也早已暗下。

  飯店老闆為了釐清問題,便邀請曉露和阿奇葉到後面的辦公室商談。

 

 

  這是一間中規中矩的辦公室,案頭上擺著尚未翻完的文件,後方是塞滿整片牆面的書櫃,而旁邊窗檯前則擺放一座長方形的水族箱,還有幾隻小魚優游其中,再往前看,便是會客用的典雅茶几和沙發椅。

  至於那個坐在沙發上的飯店老闆,是個看起來很像「熊」的人。

  不僅單指體型,就連那渾身茂盛的毛髮也能與熊媲美,但在這樣粗獷壯碩的外表下,這位飯店老闆意外是個溫文和善的大好人。

  他不像那名櫃檯人員瞧不起打扮樸素的曉露和阿奇葉,反而滿懷歉意地先為了動手的事向二人致歉,當然這也可以說是身為主事者的氣度所在。

  總之,曉露和阿奇葉現在確實獲得了可以與飯店老闆談話的機會。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在下是這間凱薩爾飯店的老闆『托列羅麗納.凱薩爾』,請叫在下『托列羅』就好。還請問兩位是?」

  托列羅很有禮貌地先請二人坐下,接著再叫服務生奉上茶點。

  但面對托列羅的詢問,曉露還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還好阿奇葉事先壓住她的手,暗示由他來開口就好。

  「您好,我是阿奇葉第雅.安堤亞,旁邊的是我姊姊『繆拉』。我們想先跟您說聲抱歉,因為我們姊弟倆無法在此脫帽向您致意。我們是『毒河』的受害者,所以身上殘留了一些不堪入目的痕跡,還請您見諒。」

  聽聞阿奇葉的說詞,托列羅突然整個人震了一下,以萬分驚訝的口氣說道:

  「毒河!是末年之戰造成的毒河對吧?那真是很恐怖呢!

  想當初這鎮上也是籠罩在這個陰影裡,壓根不敢取河水來喝,只能從外地購入水源。雖然現在本省幾乎已經排除中毒的可能,但在下聽說某些南部的省份還是有這個危險存在,畢竟一直逮不到那個會流動的『主要毒源』……」

  說著說著,托列羅便自顧自地陷入回憶之中,還發出陣陣哀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