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幕:紅影 (1)

 

  午後的陽光和煦溫暖,在一處大樹的陰影之下,有六名年未足十歲的小孩們正一臉期待地注視著前方,那裡有一排低矮的木頭柵欄,後方是村人耕耘的農地,婦女則在一旁的牛棚為乳牛擠奶……

  這些是村子裡十分常見的情景,所以孩子眼中的焦點並不在此,而是在那個柵欄前面,在那個圓胖木桶上頭,在那個站著的少女身上──

  是的,就是我。

  不是我愛自誇,擔任村中褓姆的我,是歷年來口碑最好的一個,而原因無他,就只因為我有一個「特殊才藝」。

  「來,看這邊。」

  其實就算不說這句話,我也知道底下的孩子們一定會盯著我瞧,這讓我忍不住洋洋得意地將張開的右手舉起,連帶揮落耳邊的金色髮絲,使之隨風飄蕩。

  「有沒有人要猜猜看,待會我手上會出現什麼啊?樹葉?石頭?還是什麼呢?」

  看著下方那群孩子癡迷的眼神,我心中的滿足感也快要滿溢而出。

  「我!我猜樹葉!」

  總是認真學習的托尼家三女舉手叫道,她這次的答案意外地簡單,可惜不對!

  「哈哈,我猜石頭!」

  剛被理個光頭的希拉里家獨子依舊不經大腦地天真回答。唉,傻瓜,不要因為自己頂上無毛就猜光禿禿的石頭嘛。還是不對!

  「那我猜牛大便!」

  鼻涕老是沒擦乾的馬格家次子張嘴說道,連口水也跟著流下來,想當然耳,這和他衛生習慣一樣糟糕的答案……不對!

  孩子們紛紛踴躍答題,卻都沒有令我滿意的回答出現,直到我聽見某個聲音說:

  「姊姊,我猜是妳眼睛盯著看的東西。」

  嗯?這答案挺有趣的嘛,是哪家的小孩啊?

  我的視線循著聲源移去,有著一頭紅髮的小男孩因此映入眼簾……呵,又是安堤亞家的老么呀。這小子老愛看東看西的,看來這次還是難逃他那敏銳的眼力。

  「哼哼,我聽到了不錯的答案囉。那麼我現在就來揭曉謎底吧!」

  我瞬間將右手掌闔起,然後在眾小孩屏氣凝神的注視下,用力張開──

  翩翩舞蝶倏忽從我的右手飛出,有黃的、有白的,目不暇給……

  「哇!姊姊好厲害!」

  「是蝴蝶、蝴蝶耶!」

  「好漂亮喔……」

  孩子們的驚嘆聲連綿不絕,害我的嘴角也不小心悄悄上揚……果不其然,我的特殊才藝──「異能力」,仍讓今天的我穩坐第一褓姆寶座。

 

  夕陽餘暉映照著回家的路,我總愛在這種時候踩著自己被拉長的影子,不為什麼,只是為了有趣。而當空中成群飛翔的歸鳥消逝在山的另一頭時,我也會選在同時打開家門,一樣不為什麼,只是為了好玩。

  「我回來了!」

  我家是一間不到幾坪大的房子,爐灶緊鄰已放上三份濃湯的小餐桌,牆壁上則掛著晒乾的魚片,地板上還擺著醃漬用的陶甕,而唯一可活動的走道通往兩間房,一間是伯父伯母的臥室,另一間是我自己的小天地。

  「回來啦,今天小孩帶的怎樣啊?」

  伯母露出和藹的笑容,胖胖的身體輕巧地在家具的空隙中移動,並且一一將菜餚擺到餐桌上。我一直覺得伯母的這項技巧實在是神乎其技,因為笨手笨腳的我不論怎樣都辦不到。

  「哈哈,簡直易如反掌,只要變個小把戲他們就高興地不得了呢。」我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我的肚子已經準備好要吃晚餐了呢。

  「呵,妳這孩子真是的。如果死去的小叔夫妻知道妳擁有『異能力』的話,想必也會很高興的吧。」

  說罷,伯母接著又轉身準理廚具。

  在我的記憶裡,伯母總是忙得團團轉的,當然伯父也是……我在五歲的時候,父母就因意外雙亡,於是我便被帶到鄉下給膝下無子的伯父伯母扶養。

  那時我不懂自己為什麼要來到這種地方,因為感到陌生而大哭大鬧好了一陣子。後來時間久了,我也就明白了自己的處境,而幾乎是同一時間,我開始發現自己能使用一些奇特的力量……現在想來,或許是神明為了安慰我,所以才賜予我這樣的能力吧。

  「對了,伯伯怎麼還沒回來啊。」

  我都已經拿起刀叉準備要開動了說。

  「今天有城裡的官員來村裡收稅,妳伯伯他應該是和其他男人在招待大人吧。」

  「嗯?這麼晚了還不走啊,難不成大人想留下來吃晚飯嗎?」

  唉唉,伯伯身為村長總是得忙這些有的沒的。

  雖說我們家從以前就由於身為三個開村家族的後代之一,而一直被大家公認為村長的適任人選,不過我想應該不會輪到我吧,畢竟我的手腳不靈活也是大家公認的嘛。

  「這怎麼有可能呢?像我們這種小村子的粗茶淡飯,大人是吃不慣的啦。」

  伯母又轉了個身去忙別的事,對於我說的話只是笑著搖了搖頭,這種敷衍的態度令我很不滿地繼續說道:

  「哪會──伯母煮的食物都很好吃啊!這可是住過城市的我保證的唷。」

  「傻孩子,那時妳才多小啊,怎麼可能會記得呢?」

  「哼!我說的是真的啦。」即使我這麼說,伯母還是一笑置之。

  好吧,我承認自己的確是睜眼說瞎話,畢竟我是真的什麼沒印象了,只記得有很多人和一條條大街……這是我唯一僅剩的記憶,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嚮往。

  我總在夜深人靜時幻想自己置身於熱鬧有趣的城市,遊覽從未見過的有趣事物,往往一想到這,我就全身興奮地不得了。但是,這件事我從沒跟伯父伯母講過,一是怕會被反對,一是我真的離開村子的話,伯父伯母就沒人照顧了。

  正當我陷入自己的小小遺憾時,木門被輕輕推開,伯父剛毅方正的臉龐出現在夕陽餘暉之中。

  「伯伯!你回來啦。」好高興喔,現在可以吃飯了吧!

  「嗯……」

  令人意外的,一向有精神的伯父竟看起來有氣無力。將帽子和外套掛在牆上後,伯父佈滿皺紋的雙手便扶著桌緣緩緩坐下。

  「怎麼了?伯伯。」為什麼這麼疲憊的樣子呢?真令人擔心……

  「唉,這個月的稅又加重了。也不知道聯合政府想做什麼,到目前為止已經增稅不下數次了。」伯父揉了揉微凹的太陽穴,那稍稍駝背的身軀如今在我眼中竟是這般瘦小。

  明明以前都還很強壯的啊?是我長大了嗎?還是什麼改變了伯父?

  「果然還是這樣啊……再這麼下去,村子都快入不敷出了。」伯母跟著坐了下來,但總是掛著笑容的她,卻也是一臉憂愁。

  沉重的氣氛在屋內久久無法散去,令我難受到雙手不禁緊握起來,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伯父伯母失去笑容,卻什麼也辦不到……

  如果我有改變現況的能力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