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幕:祕密 (1)

 

  在接受阿奇葉的邀請之後,曉露便與阿奇葉一同從事「萬事通」的工作,不過雖是這麼說,其實她大都只是在旁邊看而已。

  想起第一次看到阿奇葉白天工作的模樣,曉露簡直不敢置信。雖然平常他的衣服有點破爛,可是至少還算清潔整齊,然而阿奇葉白天工作時,會故意把自己身體弄得髒兮兮的,然後再帶著行乞的缽子,來到主城的一處樹下坐著,乍看之下跟城東的乞丐們沒什麼兩樣。

  至於阿奇葉為何要把自己裝扮成這樣,曉露也是跟他一起去工作才知道,當然前提是她自己也必須弄髒,否則她在阿奇葉旁邊就太突兀了。再者,也是避免引起那些大乞丐的注意,因為他們也是在同一條街上行乞。

  「……你是說我家那老頭跟隔壁的寡婦有染嗎?」一名婦人正蹲在阿奇葉的面前,正打開手中的錢包要掏錢的樣子。

  從旁人看來,就像是一名慈祥的婦人正在施捨可憐的小乞丐,但是一旁的曉露卻明白的很,這位婦人其實是來向阿奇葉索討丈夫外遇的情報。

  「嗯,他們幽會的時間往往就是夫人妳去參加俱樂部活動的時候。」阿奇葉低頭呢喃著,音量小到只有婦人才聽得見。

  「哼,我就知道,那個死鬼!」婦人憤恨地發出氣音,卻也不忘將錢包裡的幾枚銀幣放在缽子裡。

  「這次就謝謝你了。」婦人拉低帽簷,遮住自己滿是怒意的臉,起身離去。

  「謝謝夫人。」阿奇葉裝出一副感激萬分的模樣,一邊將錢幣放回暗袋裡。

  而這就是阿奇葉白天的工作──接受及回覆委託人情報。

  由於來問消息的人多半不想要被其他人發現,例如剛才那位婦人,所以阿奇葉認為假扮成乞丐是個不錯的辦法。此外,雖然聽起來有點糟糕,不過阿奇葉表示這也是個避稅的管道,因為乞丐是唯一不用繳稅金的職業。

  在阿奇葉一開始來這裡做無本事業時,這是個很好的省錢方式,只是現在時間久了,他也就習慣這麼做了。

  曉露有問過他:「這樣下去你不會被發現嗎?」

  畢竟萬事通的工作內容等同挖人隱私,讓曉露擔心阿奇葉不只會因此與人結仇,也可能會不小心事跡敗露,讓負責城務的總督府得知其逃漏稅。

  但阿奇葉只是笑笑回應她:

  「不會的,因為總督的祕密在我手裡。」

  確實,阿奇葉是個萬事通,所以他當然也掌握了所有人的祕密。

  那麼,是不是有一天阿奇葉也會發現我的祕密?

  曉露有些不安地想著。

  如果阿奇葉知道我就是那位聖女愛米耶的轉世,那之後又會變成怎樣……

  「……姊、姊姊?」阿奇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咦!什麼?怎麼了嗎?」

  曉露驚訝地轉頭問道,剛才她實在想得太入神了。

  「只是想說姊姊妳這樣會不會累啊?妳其實可以不用和我一起出來,甚至還把自己弄成這副模樣……」

  阿奇葉愧疚地望向曉露臉上的污漬,對於曉露那身白嫩的皮膚,卻因為要配合他的緣故而沾上骯髒的泥土,感到過意不去。

  「不不,這點小事沒什麼啦。我明明什麼都沒幫上忙,至少也讓我在旁邊觀摩一下。況且臉上塗泥巴也會有養顏美容的效果唷。」曉露想起以前媽媽會用海泥敷臉的事。

  「噗,哈哈……姊姊妳的說法可真新鮮,我怎麼都沒聽過。」

  阿奇葉捧腹大笑,擺明就是不信的樣子。

  「哼,我說的是真的嘛……」曉露小聲的嘀咕著。

  想想這個世界應該也不可能會有泥巴敷臉這種事,因為這裡的科技看起來不太先進。

  「不過說真的,姊姊妳還是白天少和我一起行動,畢竟我身邊突然多出個人也很奇怪,還是別讓那些大乞丐起疑比較好。」

  收起笑臉,阿奇葉正經的說著。曉露不得不承認,阿奇葉在認真的時候,看起來還真不像是個十五歲的孩子,反而給人一種超齡的成熟感。

  是不是因為阿奇葉獨自一人在外打拼的關係呢?

  曉露不曉得阿奇葉的過去如何,她沒有問,阿奇葉也從未自己開口說過,或許這對阿奇葉自己來說也是個難以啟齒的祕密。

  「好吧,我知道了。」

  不過自己一個人待在破廟裡真的很無聊耶……曉露在心裡想著。

  因為就連與曉露最為親近的另一人──郝伍德,通常白天也得去上學,只能等到下午才能見到面。

  而說到上學,曉露他們居住的小寺廟本來應該作為學校,卻因為戰爭損毀而不堪使用,再加上教導課業的神職人員在撤離之後,就沒再回來過。因此城西的人們,便決定另請村裡一名較有學識的人替代老師,教導村裡的小孩們識字讀書。

  聽阿奇葉說,這是他經過眾多因戰爭而失去老師的村莊中,唯一一個這麼做的村子,其他村子通常都是放任不管,畢竟在村子裡生活也不需要識字。但反觀亞克羅布斯城西的村子,則由於鄰近主城這般繁華城鎮的緣故,反倒認為讀書很重要,更能使孩子們長大後在城市裡找到生路。

  不過曉露不懂的是──為什麼身為神職人員的老師們都不回來了?

  聽說在這塊土震大陸中,少數僅存的寺廟都是在沿海的大都市裡,然而內陸地方卻只剩神職人員的巡行團固定來往各地視察。

  「阿奇葉,為什麼這個大陸的神職人員都不回來修復寺廟呢?」曉露忽然開口問道,阿奇葉則已經習慣她那突如其來的疑問,照常從容不迫地回應著。

  「真正的原因大家都不曉得,但比較多人的說法是說:因為原本掌握最高層神職事務的八名神官一下子失去了七名,導致各項機制逐一失去運作。祭司們為了修補上位的事都來不及了,所以下面的事自然也就停頓了。

  再加上我們土震大陸在戰爭之後,又幾乎變成各地分治的狀況,在地方諸侯的刻意阻撓之下,寺廟與神職人員的歸復行動就更加停滯不前。」

  「諸侯阻撓?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啊?」曉露傻傻地繼續問著,阿奇葉卻是謹慎地壓低聲音表示:

  「因為,他們想要搶『神之力』啊。」

  「咦?」曉露輕呼一聲。

  我只是隨便問問而已,為什麼話題會兜來這裡?

  「根據神諭,神官轉世會降臨於原生大陸,於是聖女身上擁有的神之力,自然也就成了貴族爭權奪利的目標,所以各地諸侯才會更加阻擾神職人員的介入,以免恆存之島的勢力將神之力帶走。」

  「是這樣啊……」說來說去,還不都是為了權力,這些人還真是了無新意!

  曉露無法理解這些貴族們的想法,甚至對他們感到厭煩。

  「不過,最奇怪的還是恆存之島那邊,他們至今仍未有積極找回神官轉世的舉動,到目前都還是靜悄悄。呼──總覺得自從七年前的末年之戰後,世界就開始亂糟糟了。」

  阿奇葉略感疲憊地往後倒靠在城牆上,眼神中帶著點無奈,卻也有一絲愁悶。

  在旁看著的曉露頓時心生一計──

  如果這世界的人都亂成一團的話,那是不是直接問「神」比較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