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幕:夜都 (1)

 

  隨著阿奇葉的腳步,曉露來到夜晚的主城「總督城」──這裡樓房林立、燈火通明,由卵石鋪成的大街上擠滿人潮和馬車,人們隨處交談歡笑,音樂聲不時繚繞於耳,儼然就是個不夜城,亦令曉露想起自己喜愛的都市生活,並不禁喃喃說道:

  「好棒喔,這裡的人都很有活力的樣子。」

  「姊姊,妳喜歡這樣的地方嗎?」

  阿奇葉笑著問她,由於擔心會和曉露走散,因此其刻意與曉露並行走著。

  「嗯,喜歡啊!這種到處是人的地方我最喜歡了。」

  「那就好,我還怕妳會不喜歡人擠人呢。那我們現在先到餐館去吃些東西吧,不過那裡大部分都是男人,妳要有心理準備唷,姊姊。」

  「沒問題的!話說回來我的肚子還真的餓了呢。」

  雖然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但曉露仍誠實以告,阿奇葉倒也直率地哈哈大笑起來。

  接著,二人來到轉角的一棟二層樓建築物,不過阿奇葉卻是領著曉露往地下室走去,將樓梯盡頭的門打開後,喧鬧的嬉笑聲立即迎面而來,滿滿的人潮各自坐在一桌又一桌的酒席上,有的大聲划拳吆喝,有的高舉酒杯暢飲。

  也正如阿奇葉所說,這裡幾乎都是男人,唯一的女性是穿梭於各桌之間的服務生。

  曉露跟著阿奇葉走到角落的吧台坐著,原本還在忙著擦拭酒杯的光頭老闆,一見到他們過來,便一臉曖昧地笑道:

  「哎呀,這不是阿奇葉嗎?怎麼今天還多帶了個女孩呢?該不是那個吧?」

  體格壯碩的光頭老闆半倚在吧台上,有點女性化地翹起了小指,但曉露看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不是,老闆你想太多了。這個姊姊才剛從外地來,我正在帶她熟悉環境。」阿奇葉對於老闆的奇怪暗示不以為意,只是一逕將菜單交付曉露。

  「是喔,還真無聊啊。想當年我可是十三歲就開葷了呢,結果你這小子都已經十五歲了居然連一──次都沒有,你不是每天都往女妓那邊跑嗎?」

  老闆毫不避諱地暢談著,曉露卻還是聽得一頭霧水,逼得阿奇葉只能皮笑肉不笑地回應他。

  「老──闆,可以不要在吃飯時間淨說些倒胃的話嗎?如果你是想趕客人走的話,我很樂意當第一個喔。」

  「哎呀,不要這樣嘛,我只是開開小玩笑啊。對了,這位可愛的小姐,我推薦妳本店的招牌菜『蜜汁燒烤』,外加開胃菜『水果醋汁鮮蔬沙拉』,因為妳第一次來,所以我算妳八折就好喔。」

  為了轉移阿奇葉的不滿,老闆堆起笑臉對曉露展開熱情攻勢。

  「聽起來都很好吃的樣子耶……可是我……」

  本來想脫口說出自己沒錢,曉露卻又想起自己的皮袋裡裝了很多金幣,此時一旁的阿奇葉則體貼地表示:

  「姊姊我請妳,妳別擔心。」

  看見阿奇葉對自己投以笑容,更令曉露不知該如何說出口,畢竟她現在的身分是個逃跑的「女奴」……

  有這麼一筆錢應該也很可疑吧。

  懷著對阿奇葉的歉意,曉露現在也只能乖乖讓他請客。

  「謝謝你喔,阿奇葉……」

  「別客氣啦,姊姊。老闆,就剛才的那些再加上一份什錦炒麵吧。」

  「嘿嘿──知道了。」

  老闆又擺出一臉曖昧的模樣,便轉身進廚房交代。曉露趁機小聲地問道:

  「阿奇葉,這老闆是怎麼啦?為什麼老是露出奇怪的笑容,臉抽筋了嗎?」

  聽到這裡,本來還想不出來要怎麼回答的阿奇葉突然爆笑出聲。

  「噗,哈哈哈……姊姊妳太好笑了吧?居然想出這種形容詞。」

  「因為他笑得很不懷好意,所以我才會這麼想啊。」

  曉露吐了一下舌頭,對於自己小小的惡作劇可沒有太大的罪惡感。

  隨後,老闆回到吧台,餐點也陸續送上。

  曉露對於自己還能夠吃到美食而覺得感動,正當她慢慢品嚐之際,一旁的阿奇葉卻是有一會兒沒一會兒地吃著麵,在停頓的那一小段時間裡,他彷彿是在聽著什麼……

  曉露納悶地放下刀叉,卻又不敢開口打擾十分專注的阿奇葉。所幸好事的老闆注意到曉露的疑惑,直接幫她解答。

  「嘿嘿──小姐妳不知道吧?阿奇葉他現在正在『工作』呢。」

  老闆隻手撐著下顎,小指還微微地彎了起來,這似乎是他的習慣。

  「工作?什麼工作?」為了不吵到阿奇葉,曉露刻意壓低了聲音問道。

  「就是『萬事通』的工作啊,現在可是他蒐集情報的時間呢,用『這個』來蒐集。」老闆笑著指著自己的耳朵。

  「是……是用『聽』的嗎?」曉露不得不感到訝異。

  這裡分明就吵的要命,我想聽清楚老闆的話都很吃力了,阿奇葉怎麼有辦法聽到什麼情報?

  「當然囉,這小子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好聽力,耳朵明明沒比平常人大多少,可是就是有辦法聽到很遠的聲音,或是很小的聲音,更甚至是分辨出聲音的種類來。我有時還真懷疑這小子若不是異能力者的話,八成就是哪裡迸出的怪物了吧,哈哈哈……」

  老闆自顧自的笑了起來,曉露卻被他的話語深深困惑著。

  異能力者?我記得在夢裡有聽過這個詞,是雷齊斯說的吧?他說杜克斯有「異能力」,而且當初在河邊的時候,寇彌也有提到神官擁有「異能力」。那到底是什麼?聽起來跟超能力那類的很像呢……

  這時老闆笑聲乍然止住,曉露不解抬眼看去,原來阿奇葉正賞了個白眼給老闆看。

  「哎呀,這樣你也聽得到?我只是說笑罷了啊,我絕對!絕──對沒有真的把你當怪物看!」老闆將翹著小指的手掌舉起,一副對天發誓的正經模樣,可他的小指卻還是洩了他的氣,反而還有種惺惺作態的喜感。

  「好啦,我知道了。趕快把你那好笑的手放下來吧,客人們都還以為老闆你是不是小指抽筋了呢。」阿奇葉有樣學樣的說著,惹得曉露在旁偷笑。

  「什、什麼抽筋?這是我的特色,休想取笑我!」老闆故作不悅地嘟起嘴來,那副俏皮模樣更讓二人笑個不停。

 

 

  結束一頓愉快的晚餐之後,曉露和阿奇葉又回到大街上,這裡仍然是那麼的喧騰熱鬧,也令曉露的精神再次振奮起來。

  「嗯──現在要幹麼呢?」曉露伸展背脊,滿是期待地問著。

  「這個嘛,雖然想帶姊姊妳去觀賞總督府,不過現在去好像也沒什麼看頭。」

  阿奇葉看起來有些困擾,似乎在思考接下來的地點。不過對曉露來說,還有更令她感興趣的事。

  「對了,阿奇葉。剛才聽老闆說,你是用「聽」的來蒐集情報對吧?為什麼你耳力會這麼好啊?」曉露的提問,拉回阿奇葉的注意。

  「其實,我本來也不是這樣的。只是生了一場病之後,不知道為什麼耳朵就變得特別好,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看見阿奇葉露出自嘲的一抹笑,曉露更是感到不解。

  現在身體不也好好的嗎?為什麼阿奇葉看起來不是很高興……現在還是先不要深問好了。

  想想,曉露決定先把「異能力」的定義弄清楚。

  「那……這可以這算是異能力嗎?」

  「不,這怎麼會是呢?比起真正的異能力,我這只能算是雕蟲小技吧。」

  「聽你這麼說,難道阿奇葉你見過真正的異能力?」

  曉露好奇地看著阿奇葉,他卻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望向遠處的目光中還帶著一絲懷念。

  「是啊,在我小時候住的村莊裡,有一個比我大幾歲的姊姊,她可以用異能力讓從寺廟屋頂跌下來的小孩,毫髮無傷的緩緩落地,或是準確地找到遺失物品,為村裡的大家解決一場紛爭。總之,那姊姊真的是很厲害呢,可以說是全村人的驕傲了。」

  果然是跟超能力一樣的東西啊?但在這裡似乎是習以為常的樣子……

  阿奇葉的描述令曉露對「異能力」有了具體的理解,而為了不再讓自己漏餡,曉露更加小心翼翼地繼續詢問:

  「那、那麼……你們村裡就只有那一個異能力者嗎?」

  「當然啊,有一個就該偷笑了呢。通常具有異能力的人,都會被國家重用,或者是去恆存之島成為神職人員。不過說真的,異能力者其實很少見,除了恆存之島的祭司一族以外,普通人獲得異能力的機率很低。」

  祭司?不就是阿奇葉說過唯一可以和神祈禱的人嗎?不過聽起來是個血脈相承的大家族耶……更多的疑問讓曉露很想再追究下去,然而她也怕問太多會顯得自己過分無知,所以她決定改用默默觀察的方式。

  「對了,阿奇葉。你之前說過這是你『上工』的時間吧?那你的工作做完了嗎?」

  「嗯……其實還沒。」阿奇葉不知為何有些欲言又止。

  「那麼我可以跟在你旁邊看嗎?這樣也算是認識環境吧。」

  嘻,沒錯!多問不如多看,這樣不會漏餡嘛!曉露偷偷在心裡打著如意算盤。

  「姊姊,妳是認真的嗎?」阿奇葉以不確定的眼神看著她。

  「當然!而且我對你的工作很感興趣耶!」

  曉露連忙點頭應道,她其實也很想知道阿奇葉是怎麼從事「萬事通」這個工作。

  「那……好吧。如果妳不喜歡的話,要馬上告訴我喔。」看曉露一副興致盎然,阿奇葉也不忍拒絕,只好就這樣答應。

  「不會啦,怎麼會不喜歡呢。」

  曉露以為阿奇葉只是謙虛,笑著揮了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