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幕:乞丐 (5)

 

  為了能裝下皮袋和紙飛機,曉露特意找了一件有口袋的裙子,且裙身長度適中方便行動,至於上衣她則是找了件比較合身的。雖然沒有鏡子可照,不過依她對自己的瞭解,大概搭起來也不會太糟。

  「比起之前的衣服真是好穿太多了,看來平民和貴族的衣服款式好像不一樣呢。」

  想起自己沒穿鞋子,曉露直覺往衣堆附近一瞧,果真看見幾雙鞋子就擺在那,索性試穿了一下,更驚訝地發現尺寸居然相差不遠。

  這兩個孩子真是厲害,居然有注意到我沒穿鞋,而且連腳的大小都知道!這細心程度已經不是我這個女孩子所能比擬的了。

  曉露感嘆之餘,猝然想起自己之前有受過傷,於是她低頭看向自己的手臂、腳底板和膝蓋……

  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點傷都沒有?

  曉露非常訝異自己的復原能力,竟好到能使傷口恢復地如此神速,並隨即樂觀地轉念一想:

  既然好了就算了,現在還是趕快出去吧,讓人家久等可不太禮貌。

  曉露走到出口處敲了敲門,藉此告知自己已換衣完畢,接著輕輕推開門板──

  外頭早已是薄暮時分,黃澄澄的色調染上整片街道,低矮的平房上堆疊起綺麗的雲彩,層層包覆著那顆圓滾滾的小夕陽……

  「姊姊,準備好了嗎?」

   阿奇葉站在一旁微笑問道。聽見他的聲音,曉露連忙拉回望向遠方的迷離視線,並揚起一抹禮貌性的笑容回應。

  「好了,現在要先做什麼?」

  「我先向妳介紹這一條街,這裡位於主城西方,因此又被稱為『城西貧民街』。」

  阿奇葉帶著曉露走出遮擋視線的破敗圍牆,使她更能一目了然地看清整個聚落的樣貌。

  「貧、貧民街?」

  曉露忍不住拉高語調,接著轉頭確認週遭環境──樸實平房,磚瓦裸露,雜草橫生,這些房子乍看確實有點破舊,但嚴格說來就是平凡村莊該有的樣子。

  「其實叫做貧民街是因為有了比較的關係。這座『亞克羅布斯』城被分成三等分──城西『貧民街』,原本是這座城的發跡地,也是『亞克羅布斯』這個名字本來的擁有者,住在這裡的人都是土著,早上通常會去主城工作,直到傍晚才返家。

  而所謂的主城,是由大商人來此地開發築成,主要是往東邊的荒地發展,以此容納更多的外來旅客,也因為主城是總督府的所在地,所以主城又被稱為『總督城』。

  至於最東邊的荒地,則聚集了過剩的外來人口,這些人因為找不到工作,所以僅能以行乞維生,所以那裡又被稱為城東『乞丐街』,也就是姊姊妳昏倒的那個地方。」

  曉露仔細看了看街道的盡頭,果真有一道城牆就高高地佇立在那。

  想必裡頭就是那個主城「總督城」吧?

  「這裡的發展比起其他城鎮是有些曲折,一開始只是商人為了利益才形成的城鎮,不過現在卻是由政府管理,所以連原本的貧民街或後來的乞丐街,都被納入亞克羅布斯城的範圍之中。」

  「政府……對了,我聽說這裡有叛軍時常出沒的領地。那是哪裡?」曉露突然想起韋各說過的話。

  如果這裡有叛軍的話,那我的身分就更不能被發現了!

  此話一出,令阿奇葉挑了一下眉,不過其又馬上回復正常。

  「嗯……姊姊妳可能之前只接觸過康姆普絲的人吧?其實一般除了康姆普絲的人之外,我們這些市井小民都會稱他們為『義勇軍』喔。」

  「什麼?那些人是義勇軍?」

  曉露難以置信地叫著,幸好這時街道上人沒很多,不至於會引起注意。阿奇葉連忙將她拉往圍牆旁的小巷子裡,小心翼翼地繼續解釋。

  「噓──小聲點,姊姊。其實我們稱『義勇軍』也只是在奉承罷了,因為他們大都流竄於各個城鎮之間,大家為了安全與商業利益考量,所以才會這麼這麼稱呼他們的。

  雖然那些人打著為平民起義的名號而與政府對抗,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那些人就只是暗中接受大公們的贊助,仗勢欺人且為所欲為的爪牙罷了。」

  「什、什麼大公?」曉露的舌頭和腦袋都快打結了。

  怎麼有越來越多奇怪的名詞出現了?不過「大公」這個詞,我似乎有在哪裡聽過耶。

  「姊姊不是這個大陸的人,不知道也是自然的。我想我們可以不用先提這麼多,以後再慢慢了解也可以。」

  阿奇葉非常體貼地想為曉露解圍,然而一想到可以更加瞭解這個世界,曉露就覺得自己應該要立即弄清楚才行。

  「不,拜託你告訴我這一切吧!我很想知道自己究竟是身處在什麼樣的環境裡。」

  曉露激動地將臉靠近阿奇葉,卻讓他後退了幾步,並拉下頭上的大扁帽說道:

  「我知道了,姊姊妳不用靠這麼近。」

  「喔。」不曉得阿奇葉為何緊張,曉露只得乖乖地退了回去。

  接著阿奇葉蹲下來,隨手抓了一根樹枝,並在沙地上畫了個看起來有點眼熟的不規則形狀,並將之劃分為七塊。

  曉露還在搜尋腦中記憶,阿奇葉則已經開始說明:

  「所謂『大公』就是指統領各個領地的大公爵,在我們這個大陸裡共分成七塊領地,分別是耶危戴尼絲、迪瑞克圖絲、密力突絲、忒爾拉、胡慕絲、阿葛魯和康姆普絲。」

  阿奇葉連番說出一堆名詞,並依序在沙地上寫下文字,因而讓曉露聯想到相關事物。

  對了,這些領地的名字!還有畫在沙地上的那個形狀!不就跟那張畫有土震大陸的地圖一樣嗎?可是有一點好奇怪……

  「康姆普絲不就是這個國家的名字嗎?為什麼領地也叫那個名字?」

  「因為那是康姆普絲人自己管轄的領地,這七個領地現在雖然統一由康姆普絲治理,但在過去的好一段時間裡,這七領地其實是各自為政的七個國家,當初是為了抵禦位於北方大陸的『列維斯帝國』侵略,所以才組成一個聯合政府,並且以所在大陸之名『土震大陸』作為稱呼。

  只是在帝國勢力退去之後,康姆普絲趁隙兼併因戰亂受創的其餘六國,形成佔據一整個土震大陸的『康姆普絲聯合王國』,為了不讓六國的王室失去既有權力而造反,因此康姆普絲將六國國土降為領地並以省稱之,再分封給原本的六國王室,最終這些國王便被改稱為『大公』。」

  「原來如此,那叛……不,義勇軍又是怎麼回事?」曉露機警地轉換用語問道,而阿奇葉先是左右張望,見四下無人之後,才又開口回答。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是大家只會在私底下講的,姊姊妳絕對不能說出去喔。」

  看阿奇葉一臉神秘的樣子,曉露更是謹慎地點了點頭。

  「大家都很清楚,大公們打算推翻現在的康姆普絲王室,並取而代之成為一陸之王。但礙於現今王室的力量仍過於強大,這些大公不敢正大光明的舉兵謀反,只好偷偷資助那些義勇軍來與王室對抗。

  因此除了康姆普絲省以外的領地,其他省政府幾乎都不管義勇軍,甚至就像我們這座城一樣大方提供他們吃喝玩樂。」

  「什、什麼?」

  好誇張的國家情勢!幾乎分崩離析了不是嗎?所以說,麥爾他們和叛軍想要搶我身上的神之力都是因為在暗中勢力角逐嗎?

  不過,阿奇葉明明才只是個孩子而已,怎麼會知道這麼多事……莫非真的因為他跟郝伍德說的一樣,是個「萬事通」嗎?

  「阿奇葉你怎麼什麼都知道啊?這裡的孩子都像你這樣明白國家大事嗎?」

  曉露直接提出心裡的疑問,語氣中更隱含著佩服。想她在差不多年紀的時候,整天只知道幻想談戀愛或是看漫畫。

  然而面對曉露的讚嘆,阿奇葉倒是一副沒什麼的樣子。

  「不全然如此,只是我自己對這方面的事比較感興趣罷了。而且,如果七年前的『末年之戰』沒把這大陸上的寺廟幾乎摧毀的話,我想跟我一樣擁有這些知識的孩子應該會更多吧。」

  七年前的「末年之戰」?啊,就是讓我前世愛米耶去世的那個世界性戰爭吧。至於那個寺廟,該不會就是指……

  「你是指這個嗎?阿奇葉。」曉露指向二人身旁的那棟破舊寺廟。

  「當然囉,姊姊。這是來自恆存之島的老師們所建造的寺廟,也是教導我們知識的學校呀。」

  「啊?不是用來向神祈禱之類的嗎?」

  無法理解這世界的宗教運作,曉露難掩驚訝地問著,卻沒想到阿奇葉居然也和她一樣驚訝──

  「姊姊,一般這種小寺廟不都是用來當學校和醫院的嗎?也有將寺廟作為村落聚會,或是向老師請益的地點。不過,向神祈禱是只有『祭司』和『神官』才可以做的事。」

  「咦?這、這個……」

  糟糕,怎麼這世界的宗教制度差這麼多啊?

  面對阿奇葉的質問,曉露全身冷汗直流,完全沒想到這無心一問會害得自己快要「漏餡」。不過幸運的是,阿奇葉沒有繼續逼問曉露,反而幫她找了個解釋。

  「還是說,姊姊妳待過的地方都是大城市,才會不知道鄉村小寺廟的運作模式?我是有聽說過大城市的寺廟功能比較不一樣。」

  「呃,沒錯!哈哈……」

  曉露心虛地用乾笑帶過,好在阿奇葉設想許多,讓她有挽救的機會。

  「那麼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去主城晃晃吧,現在可是主城最熱鬧的時候。」

  經阿奇葉這麼一說,曉露才注意到天色早已轉暗,家家戶戶也都點起燭火,在家中享用晚餐,現下整條街上就只有他們二人而已。

  「你說主城很熱鬧?那我們是要去做什麼啊?」

  曉露不解地眨了眨眼,阿奇葉則送她一個大大的笑容。

  「當然是去逛街囉,而且我也得『上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