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幕:乞丐 (3)

 

  「哎,亞亞。我們今天去探險好不好?」

  在午後的公園裡,有一個小小的女孩正坐在一擺一晃的鞦韆上,即使短短的腳勾不到地,她也執意要將自己拋得高高的。而對比小女孩那搖擺不定的身影,一旁高高的女孩雖是安靜地站著,卻面帶憂慮,視線還緊跟著她晃啊晃的。

  「可是上次我們不是差點迷路了嗎?曉露。」

  相較於老是停不下來的小女孩「曉露」,高高的女孩「單亞」則總是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彷彿在守候著什麼。不過就曉露看來,單亞一定是害怕會因為盪鞦韆而受傷,所以才只是站在旁邊看她玩。

  沒錯,亞亞總是在擔心害怕著什麼似的,明明就沒什麼好怕的嘛!

  「不用擔心啦!反正最後我們還是找到路回家了啊。」

  跳下鞦韆,一道弧線劃過半空。

  「嘿嘿,滿分!」

  曉露模仿體操選手作出落地姿勢,還順便當裁判替自己打了個分數。單亞只能瞪大著眼看她,對於她魯莽的舉動也無可奈何。

  「妳看!沒事對吧?」

  曉露自信滿滿地抓起單亞的手,便拉著她往探險地點前進,而從來沒認真反駁過她的單亞,也只能乖乖跟著她走……

  在自家附近的小巷弄裡,高大的圍牆築起許多分叉路,就她們兩人那不到一百一的身高來看,簡直就像現成的迷宮一樣,而這就是曉露口中的探險地點。

  「好!我們現在要往哪條路走呢?」

  曉露牽著單亞的手,興奮不已地用空閒的另一隻手指著眼前的三條叉路,單亞則沒有發表意見,只是默默地跟著她。

  左邊、右邊、左邊、右邊……就在穿過無數的通道之後,熟悉的小巷漸漸變成陌生的街道,由於無法辨識接下來的道路,使曉露不禁慌了起來。

  「亞亞,這裡是哪裡啊?」扁起小嘴,曉露感覺有股想哭的情緒在心中醞釀著。

  「……我也不知道。」單亞據實以告,同樣都是幼稚園生,所能達到的行動範圍本來就不會太遠。

  「那、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呀?」曉露的淚水已經在眼中打滾,就連話也說不清了。

  單亞近似無聲地嘆了口氣,並緊緊地握住曉露的手,向四周張望著。

  曉露有樣學樣地看向周遭,卻挫折地發現這裡沒有人經過,也沒一戶人家,街道上空蕩蕩的只有她們,就連太陽也毫不留情地趕著要下山休息。

  再這樣下去,天就要黑了……

  一想到這,曉露的眼淚就奪眶而出,此時單亞忽然蹲下身,用一根樹枝在地上畫圖,曉露看著看著,看出形象逐漸浮現,驚覺這是她們一開始走的三叉路……然後一直到現在她們倆所處的地點。結果曉露也不哭了,反而好奇地問道:

  「亞亞,這是什麼啊?」

  「是我們走的路啊,我照印象畫的……」單亞緊盯自己畫下的路線圖,喃喃篤篤地默背起方向來,曉露卻無法理解她的行為有何意義。

  「好了,曉露我們走吧。」

  單亞站起身,這次換她拉著曉露走。

  「走?我們可以回家了嗎?」曉露眼睛亮了起來,就連嘴角也都彎了起來。

  「對,我們回家吧。」單亞回頭對著曉露笑道。

  在單亞的牽引下,沒過多久,兩人終於趕在太陽下山之前回到原來的三叉路口。

  「哇!好棒喔,我們又走回來了耶!」

  曉露握著單亞的手,雀躍地不停跳來跳去。對於剛剛迷路的恐懼早已忘得乾乾淨淨,只記得那刺激的探險過程罷了。

  「亞亞,下次再來玩吧!」曉露天真的說著,完全沒有記取教訓,一旁的單亞則遲遲不開口說話。

  「亞亞?」

  曉露困惑地望向單亞,只見她也微笑地看著自己,並且以不同於幼童牙語的清晰聲音說道:

  「曉露,我知道妳喜歡冒險。可是妳要記得,不知道怎麼走的時候就要問人喔。」

  「為什麼?只要亞亞妳在就好了啊。」

  曉露不解,甚至是有點生氣地嘟起了嘴。

  我們不是都會一起玩嗎?

  「不行,曉露。時間不會永遠停留在這一刻,我們終究是會分開的……」單亞的聲音又有一點不同了,聽起來有點低沉。

  「什麼啦!為什麼要說這種奇怪的話!」曉露的聲音依舊稚嫩,依舊軟黏。

  「因為我已經不能陪在妳身邊了。」單亞的聲音卻已經完全蛻變為成熟的嗓音。

  好耳熟的聲音……這是!

  曉露錯愕地想再看清楚單亞的臉,但是她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單亞便鬆開了兩人緊握的手,距離亦在兩人之間越拉越遠……

  「亞亞?」

  曉露抓不回單亞的手,一雙手只能在空中無力的擺動著,最終落寞地放下……她不僅看不見單亞的身影,熟悉的街道也已經消失,與她同在的只有漆黑一片,以及單亞說的最後一句話──

  「曉露,從現在開始就是妳自己的路了。」

 

  「等一下,亞亞!」

  驚叫一聲,曉露自黑暗中醒來。

  直到明亮的光線照在她的眼上,她才明白自己原來是做夢了……

  「為什麼又做夢了?」曉露難受地用手蓋住了臉。

  她不想去想,也不想難過。現在的她根本沒有時間在那裡慘然不樂,可是往昔的記憶卻又不時地浮現而出……

  為什麼?是不是因為我太軟弱了?所以才會一再地尋求亞亞的幫助,拼命在腦海裡挖掘與亞亞共處過的時光呢?

  眼睛好像有點熱熱的……是光線太熱了?還是……

  「不行,我不能再任性了!」曉露猛然拍了自己的額頭一下,雙眼的灼燙感也隨之消退。

  沒錯!亞亞一定也不想看見這樣的我……為了填補心中若有所失的惆悵感,曉露轉而觀察眼前的一切──

  這是個陌生又奇怪的環境,在她的上方有著高高拱起的屋頂,卻又內凹成四個等分,看起來很像個十字形,明亮的光線則是從這些內凹處射入,也照亮了滿滿的蜘蛛網。

  奇怪的屋頂……這是她的第一個感想。

  為了更看清楚自己所身處的環境,曉露乾脆坐起身來,一身的酸軟卻讓她覺得自己活像跑了全程馬拉松。

  啊,沒錯!我為了逃避寇彌的追殺,所以一路跑出樹林,也很幸運地發現了城鎮,我還以為自己路痴的老毛病終於治好了……

  不過,可能是衣服還沒溼就一直吹風的關係,我記得身體好像很熱很熱……結果才剛踏進城裡,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而倒在地上。

  最後則是一群乞丐圍了過來,然後、然後──

  「嗚!噁心死了!」

  一想起那些臭男人色瞇瞇的嘴臉,曉露就難過地想吐,要不是那時身體不舒服的話,她早就破口大罵了。

  「真是可惡!」

  還好沒被那些傢伙碰到身體,要不然我這次一定要找條河跳下去洗了。

  曉露厭惡地嘟著嘴,使勁抹著自己的手臂……抹著抹著,她卻突然想起這段噁心回憶的後半段。

  對了!有個人過來救了我,不過從我的角度只看得到腳而已。之後,我好像被抱了起來,接著眼前一片黑,只有隱隱約約聽到一些對話……最後,我就完全沒印象了。

  到底是誰救了我?從聲音聽起來好像比我小的樣子。

  曉露不解地向四處望去,雖沒看到半個人,倒也發現這裡不太像是一般民宅。

  眼前寬廣的空間裡,左右兩邊各排列了幾張木製長椅,不過垮的垮、斷的斷,很難找得出一張完好的椅子來。再轉頭往後方看去,石頭階梯上有一座也是用石頭砌成的的平台,上頭放著二盞金屬製的燭台。除此之外,便空蕩蕩的只剩灰塵。

  觀察至此,曉露覺得此處與像西洋教堂頗為類似,但是這裡沒有華麗的雕刻裝飾,沒有莊嚴的神聖雕像,也沒有繽紛的彩繪玻璃,唯一有的只是硬梆梆的白灰牆壁而已。

  「該不會是類似廟宇之類的地方吧?」

  曉露喃喃自語著。

  想想也是,有神官這種職業,當然就會有他們工作的地方啊。

  才正想到這裡,呀的一聲長音,將她的目光拉回正前方──在那一堆長椅後方的二片木板門……

  好吧,其實它右邊那扇門的上半部已經破一個大洞了。曉露有些無奈地微聳肩膀。

  總之,那扇門就在她的注視之下,被緩緩地推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