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幕:乞丐 (2)

 

  過了一會兒,乞丐們的火氣終於有減退的跡象,眾人再度冷靜地討論著:

  「不能猜拳,那還能怎樣啊?」

  「我怎麼知道!有人有別的好方法嗎?」

  一群乞丐你看我我看你,頓時噤聲一片。

  「欸,我有好方法喔。」

  一聲不同於成年男子的青澀嗓音突然插了進來。

  「什麼方法?快說啊!」一名乞丐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反問著,但其他人很快就發現問題所在。

  「等一下,這聲音……」

  乞丐們還在一陣錯愕,一個身高不及他們的少年已經直接擠進眾人之中,並且一把抱起全身無力的女孩。

  「把這女孩給我,你們不就省事多了?」少年朝乞丐們咧嘴一笑。

  「你、你不是住在城西的阿奇葉嗎!居然敢來我們城東搶人?你活得不耐煩了嗎!」

  乞丐們認出少年的身分,每個人皆橫眉豎眼地狠瞪著他,一瞬間都轉職成了流氓。

  「不,我看活得不耐煩的人是大叔你們喔。」

  名為阿奇葉的少年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笑得乞丐們心裡發毛。

  大家都明白阿奇葉是這城裡消息最靈通的人,因此所有人皆有志一同想著:莫非他知道了什麼嗎?

  「你這小子是什麼意思?」

  「嘿,字面上的意思。」阿奇葉仍是笑著,笑得他們越來越毛。

  「你你你……你少給我打啞謎,還不快從實招來!」

  終究是作賊心虛,這群乞丐不禁慌了起來,連說話都帶著顫抖。

  「好好,那我就大發慈悲告訴你們好了──這位小姐是來自水覆大陸的商人之女,聽說與家人吵架,才會賭氣從旅館偷跑出來,現在她的家人可是在城裡急得用賞金找人呢。」

  阿奇葉依舊笑著,笑得沒有一絲疑點。

  「什麼!有賞金?那我們更不可能交給你了!」

  「沒錯沒錯!」一群乞丐頓時又開始鼓譟。

  「唉,我就說你們活得不耐煩了。你們自己想想,如果是由你們將這位小姐帶回去的話,人家會怎麼對待你們呢?」

  「不是說有賞金?當然是給錢啊……」

  「錯!我告訴你們,是砍頭啊!」

  阿奇葉大聲一吼,嚇得他們倒吸一口氣,所幸其中仍有人勉強維持理性,努力地從口中擠出辯駁之詞。

  「砍砍砍……砍頭?我、我們又沒做什麼壞事!憑什麼砍我們頭?」

  聞言,阿奇葉卻笑得更得意了,並好整以暇地給予解答。

  「你們應該沒忘記,這座城是以嚴刑律法出名了的吧?凡是膽敢在城裡犯下惡事──『姦淫擄掠』之人,必定是以極刑伺候。

  而你們,剛才居然在這位小姐面前說出那些不堪入耳的話,你們以為人家會沒有聽見嗎?當你們送她回去時,她難道不會和她的家人傾訴她受到的委屈嗎?如果她說了的話,你們要不要猜猜她家的人會怎麼做啊?」

  阿奇葉那活靈活現的論述,令乞丐們的心情也跟著上上下下,並對於阿奇葉留下的謎題感到好奇,忍不住反問:

  「怎、怎麼做?」

  「上稟總督府啊。」

  「然、然後呢?」

  「砍你們啊。」

  阿奇葉理所當然的說著,那口氣彷彿在問好似的。

  「不、不對吧!我們還又沒做出什麼事來!」

  「拜託,你們已經做了好嗎?敗壞我們亞克羅布斯的名聲啊!

  人家大老遠的來我們這裡作客,你們卻想玷汙人家的女兒?比起你們這種一點用都沒有,還會污染城鎮景觀的老乞丐們,另一方則是帶來大量商機的外國富翁,你們覺得總督會比較相信誰說的話啊?」

  說完,阿奇葉再送乞丐們輕蔑的一瞪,瞪垮了他們的最後一道防線。

  「這、這這……不可以啊!我們什麼都還沒做啊!都、都是你,說什麼上不上的!」

  「屁啦,明明就你們自己也想要的!別把事都推到我身上!」

  「我才是說不好的那個人啊,是你們自己要那樣子的!」

  「最好是啦!大家都有份,一個都別想逃!」

  「你還敢說!都是你……」

  乞丐們彼此推卸責任,最後語言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陣陣的毆打聲。至於站在人群中央的阿奇葉則悄悄吐了個舌,便大搖大擺地從一團混亂中走了出去。

  一看到阿奇葉接近,躲在圍牆邊偷看的小男孩郝伍德,這時才敢跑出來大力稱讚。

  「哇,大哥你好厲害喔!才說幾句話就打發掉他們了呢,我還以為大哥會和他們打成一團耶,真的好可惜喔──」

  郝伍德諂媚地揚聲說著,兩顆大眼睛還不停地眨啊眨的,不過語尾的聲調卻高到拉不下來,反而有種話還沒說完的感覺。

  「少耍嘴皮,還講得一副你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你不是早就清楚我的做事方式了嗎?不准對這種事覺得遺憾。」

  阿奇葉斜眼瞪向比自己還矮一截的郝伍德,壓根沒想接續他刻意開啟的話題,反而還以嚴正的語氣制止他的想法。

  「唉唷,人家只是想觀摩一下大哥的厲害嘛,以後才能和大哥一樣英雄救美啊。」

  郝伍德改將雙掌合握在下巴前,並露出一副崇拜的表情,想藉此討好阿奇葉。但阿奇葉不吃他這套,依然挑眉說道:

  「別老是想把自己丟進危險裡,小心也把你的小命賠掉。」說罷,阿奇葉又送他一瞪,藉此加強警告的力度。

  「哈哈哈……」

  在笑聲的掩護之下,郝伍德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他確實很想再看一次阿奇葉大展身手的風采,想當初他第一次見到阿奇葉時的情景,一樣也是由阿奇葉救他脫困,但那時的壞人不像這群乞丐這麼好用口頭擺弄,最終只能依賴武力解除危機。

  明明阿奇葉的體型不如對手,然而卻擁有出乎意料的應對能力……總之,最後讓郝伍德甘拜下風,才會從此叫阿奇葉「大哥」。

  可惜後來礙於阿奇葉的嘴上本領實在太厲害了,害他一直無緣再目睹那種帥氣場面,所以才會想盡辦法讓阿奇葉卸下心防,但看來他的小動作還是逃不過阿奇葉的法眼。

  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郝伍德只好一直傻笑,不過這並非長久之計,於是他將視線移至女孩那已然睡去的姣好臉蛋,小腦袋瓜裡馬上想了個圓場的話。

  「啊!大哥。這姊姊好漂亮喔,而且真的長得跟我們不一樣耶──」尾音刻意拉長,郝伍德滿心期望阿奇葉這次能幫他接一下話,好化解這尷尬的氛圍。

  所幸阿奇葉並非絕情之人,沒有繼續追究郝伍德的不安分,而是順應他提起的話題,轉而注目女孩的面容,但心中所想之事卻是大相逕庭。

  「嗯……是沒錯,只可惜沒好處。」

  阿奇葉垂下了眼,一抹沉抑在眼裡累積。

  「啊,對喔。姊姊是女奴……」察覺到阿奇葉的悶悶不樂,郝伍德這才想起女孩的身分為何。

  沉默就此在兩人之間蔓延,延伸至通往城西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