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幕:奔逃 (4)

 

  當親衛隊三人在下方河谷分頭行動時,位於上方樹林的曉露也在同時動身離去。

  其實早在看到女僕被寇彌一劍刺死的當下,求生本能便已驅使曉露逃走,可是礙於要蒐集情報,她硬是勉強自己待在那裡,也確實聽到她想知道的真相──

  果然愛米耶的「神之力」才是他們的目標!

  而且我看根本就沒有想送我到那個什麼島的,這樣說來也不可能會讓我回家啊,畢竟這些人只想佔據我身上的力量!

  這不就跟他們口中的叛軍一模一樣嗎?也難怪他們會犧牲掉亞亞,因為他們本來就不將人命當一回事!雖然我也很討厭那個女僕,但我也沒想過要殺死她啊!

  結果,他們只是一直在欺騙我罷了!

  曉露一邊懊惱,一邊奔跑。

  眼前仍是無窮無盡的層層樹木,儘管赤裸的腳底被樹枝劃破出血,也覺得已經痛到麻痺,甚至不知道自己能跑到哪去,不過──

  不跑不行!這是曉露唯一可以肯定的事。

  「嗚!」

  曉露發出了一絲哀鳴,她很不想這麼做,可她還是很老套的跌倒了。

  果然在黑暗的樹林不該隨便亂跑……

  曉露強忍膝蓋的疼痛欲從地上爬起,然而就在此時──稀稀疏疏的摩擦聲倏忽自遠處傳來,聽起來很像腳步聲,卻又虛浮的像陣風聲吹過……

  糟糕,快躲起來!

  她慌張望向四周,卻只有直挺挺的大樹環繞著她,根本不能作為躲避地點。

  不行了,只好先這樣!

  一咬牙,曉露使盡全力滾到一旁的大樹後方,並緊抱住雙膝以縮小自己的身形,企圖藉此掩蓋來人的視線。

  撲通、撲通……啪嚓、啪嚓……

  心跳聲與逐漸逼來的摩擦聲互相交錯,隨著那聲響越大,曉露的心跳聲也就越大。

  不要,絕對不要發現我!

  曉露害怕地閉起眼,即使這樣不能解決問題,她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

  撲通、撲通……啪嚓、啪嚓……

  撲通、撲通……喀啦!

  撲通、撲通……

  嗯?怎麼沒聲音了?再多聽一下──

  撲通、撲通……

  撲通、撲通……

  真的耶?真的沒聲音了!難道沒發現我嗎?

  曉露覺得自己彷彿還處在那冰冷的河水之中,衣服的溼冷與自身冒出的冷汗一同作用,害她整個人直發著抖,總感覺有什麼就在附近。

  是我太緊張了嗎?但也不能什麼都不做,一直閉著眼吧?

  於是,曉露無視這陣顫抖,猛然睜開了眼──

  「嗯?」

  什麼都沒有?

  她左看看、右看看,真的什麼都沒有看見。

  嗯?不對!好像有什麼漏掉了?

  曉露趕緊將視線調回正前方的地面──沒錯,多了個怪東西!

  在滿是落葉的草地上,有一只外觀完好的皮袋突兀地躺在那裡。

  這是什麼時候有的?之前好像沒看到吧?難道是有人遺失的嗎,但看起來也太乾淨了吧……

  曉露有些遲疑地伸手拿起皮袋,然而只不過是她的一隻手掌大而已,居然就已經沉甸甸地讓她無法隻手撐起。

  「什麼東西啊?」

  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再加上危機似乎已經解除,放下心來的曉露便動手拉開纏住袋口的繩子。透過月光照射,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對摺的褐黃色皮紙,曉露將其攤開檢視,發現竟是一張地圖。

  「這、這是哪裡的地圖?」

  曉露認真檢視,發現這是以一座陸塊為主的地形圖,四周則是代表海洋的波浪條紋,並在角落處標明東西南北的方向,而在地形圖的最上方還有一行文字。

  這種文字曉露從沒看過,看起來很像是一條一條的蚯蚓,但她卻驚覺自己能夠看懂這行文字的意思──現在她終於可以理解單亞當初體會到的那種落差感。

  「土震……土震大陸是嗎?」

  讀完標題文字後,曉露再細看下去,大略算出這個大陸被劃分成七個區塊,且這些區塊內各被畫上精細的地形樣貌,也一樣被標示了名字──胡慕絲、忒爾拉、耶危戴尼絲……

  對曉露來說,這只是一堆拉拉雜雜的生疏名詞,不過其中一個位在最上方,也是面積最大的區塊,上頭的名字她卻熟悉的很。

  「康姆普絲?這不就是這個國家的名字嗎?」

  曉露還注意到位於『康姆普絲』與右下方『忒爾拉』區域的交界線上,有一處被打了交叉記號,而在交叉記號旁則有一條長長的河流,河流的西邊又有一片樹林,再過去一點是幾棟房子與城牆的圖案。

  「房子?是指有人住的地方嗎?」

  曉露完全摸不著頭緒,但直覺告訴她這是很重要的物品,於是她先把地圖放在一旁,繼續研究皮袋裡還裝有什麼寶貝。

  她把手伸進皮袋,感覺摸到一絲絲且滑溜溜的奇怪物體,因為無法判斷是什麼,就直接拿出來一看究竟──

  一搓黑黑的長條物體,差不多是我的手掌長度,中間部分還用帶子綁了起來,觸感很熟悉,不過還是看不出來是什麼啊?

  為此,曉露將手移至月光照射到的地面。但這不移還好,一移就惹得她驚叫連連。

  「啊!這、這是頭髮!」

  曉露嚇得將手中的髮束丟擲於另一端草地,然而就在髮束落地的同時,一雙靴子亦從空中落下,接著靴子的主人抬步走向曉露……

  「哈,真是好笑。堂堂聖女大人這麼驚慌失措的模樣,可是只有我看到呢。」

  來者佇立於月光下,讓曉露能更清楚地看到那人的一頭金髮,以及那雙總是桀驁不馴的冷灰眼眸。

  「你、你是……」

  是寇彌?還是韋各?我已經搞不懂了……

  目睹親衛隊隊員大都表裡不一的衝擊後,曉露已經難以確認那兩兄弟的差別了。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妳好友留下的重要物品就這樣丟在地上好嗎?」

  孿生兄弟中的一人,臉上正洋溢燦爛無比的笑,口中卻說出冷嘲熱諷的話。

  「我好友?難不成那是……」

   曉露連忙伸手探到髮束前頭,確定綑在頭髮中間的髮圈款式並非這個世界該有的東西,也認出這是單亞的髮圈,因為學校要求裝扮必須與制服顏色統一,所以單亞的髮圈總是挑選米白色的。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有這個!」

   她將髮束緊握,滿是怒意地看著眼前的俊美男子……那樣貌曾是如此地令她著迷,現在卻是深感厭惡。

  「很簡單啊,就是這樣──」

   他倏地抽出腰邊的劍,一道銀光劃過空中,將落葉一分為二。

  「你、你對亞亞做了什麼!」

  曉露氣憤地質問來者,也是在譴責自己,她無法想像在自己愚昧無知的那段時期,單亞究竟遭受了什麼樣的對待。

  「噓──別這麼大聲,妳不想被其他人發現吧?」

  他反手將劍扛在背上,左手則豎起食指放在脣上。

  「至少在砍斷她頭髮的時候,她還是活著的,不過現在我就不知道囉。」

  「那你到底想做什麼?」曉露咬牙反問。

  我當然不想被帶回去,可他的用意又是什麼?實在無法理解!

  「嗯……只是好玩而已。」

  他的手指從雙脣滑至下巴,乍看那姿態還真是天真無邪,但如今曉露眼中只看得見他的狂妄胡為。

  「好玩?你在開什麼玩笑!」

  「哼,是不是玩笑,妳等下就知道了。那只皮袋裝著一些金幣,價值可不少呢。請妳馬上將地圖和頭髮都放回去,然後將皮袋拿起來保管好。」

  聞言,曉露瞄向手中的皮袋,裡頭正頻頻閃著因月亮照映而產生的反射光芒,她才意會到皮袋之所以這麼重,是由於放了金幣的關係,但即使如此,曉露還是無法參透他的目的為何,更不想就這樣乖乖聽話。

  「所以呢?這樣做的意義是什麼?」

  「我呀,想玩捉迷藏。從現在開始數到十,如果妳逃得了的話,那些東西就是妳的,這對逃亡中的人很有幫助呢。不過要是被我抓到的話……妳的下場就會像剛剛被這把劍刺中心臟的女僕一樣!」

  說罷,他一劍往地面刺進,恐嚇意味十足,也令曉露立即明白他的身分。

  「你是寇彌!」

  「答對了,可惜沒有獎賞,我們的捉迷藏還是得繼續喔。」

  寇彌驟然抬眼瞪向曉露,那毫不遮掩的仇視目光使她直打哆嗦,她明明很清楚為了達成任務,親衛隊隊員不可能會對她動手,然而寇彌那不知從何而來的明顯敵意,卻真的讓曉露覺得自己會死於他的手下,並不禁在腦中重演當初女僕被殺死的情景──

  那時他明明還在河面上悠哉地走來走去,可下一秒,竟毫無猶豫地拔劍刺入。

  這個人實在是太無情……也太難以捉摸了……

  不行!得趕快逃走!

  「一!」

  冷酷的聲音響起。

  曉露只得趕緊將髮束與地圖放回皮袋,然後一把抓起皮袋站起。縱使什麼都還搞不懂,但她也無法再多問什麼。

  「二!」

  忍著膝蓋與腳底的疼痛,曉露使勁往寇彌所在的相反方向跑去。

  「三!」

  對了,那張地圖上的打叉記號──也許指的就是紮營地點,所以這座樹林旁邊是有人住的地方!

  到了那裡,寇彌可能就不會再追過來!

  決定賭一把,曉露更是一心一意地往前衝去。哪怕會走錯方向,她認為只要走出樹林再繞一圈也行。

  「四!」寇彌的聲音漸遠,他似乎仍站在原地數數。

  「五!」快點!再快點!絕不能再聽到寇彌的聲音了!

  「六!」

   眼見曉露的身影終於消失在樹林盡頭,寇彌也立即停下倒數。

  「哼,儘管逃吧,就讓我看看『神』到底想做什麼……」

  寇彌戲謔地笑著,並在拔起插入地面的利劍之後,重新邁開他那愜意的腳步,但卻是轉身背對曉露逃跑的方向,以一貫悠哉的姿態緩步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