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幕:奔逃 (1)

 

  在那日的偶發事件過後,時間又向前推進三天。這三天過得十分平淡,曉露曾嘗試要與其他僕役交談,但他們總是口風很緊,根本就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要麼是說:小的不清楚,或是說:小的不能亂說話,不然就是說:小的去轉告大人們……諸如此類的推託之詞,完全不能作為情報來源,也無法讓曉露更清楚這個世界,只能明白這些人果真訓練有素,甚至令她懷疑是否為親衛隊隊員刻意下令封鎖消息。

  再來,每次的聚餐時間也都使她備感艱辛。

  原因就在於──那些長相俊俏又能甜言蜜語的親衛隊隊員們。每次與他們對話,曉露都必須極力把持住自己,避免殘存的理智被迷惑得消失殆盡。另一方面,她也擔心麥爾那雙銳利的眼是否會看穿自己的偽裝,因此她只能找些無關痛癢的話題聊天,同樣無法進一步獲得更多訊息。

  曉露知道情況真的越來越糟,不僅不能得到外界情報,又必須在這些人的眼皮下隱瞞自己的不信。眼見抵達王都的日子逐漸到來,曉露已經完全亂了方寸,但現在她也只能呆坐在馬車裡,望著平原盡頭的夕陽空著急。

  那無法停止的落日,猶如預告她的徒勞。

  曉露雙手環抱於腰前,而單亞的信就藏在腰帶裡。她覺得自己這麼做的話,單亞彷彿就能給予她一絲信心,即使她知道這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喀噠喀噠的馬車聲倏忽停下,沉迷於想像中的曉露不得不回過神來。根據這幾天的經驗,她明白這是駐營休息的時候到了。

  曉露藉由女僕的攙扶步下馬車,並習慣性地環顧四周──

  這次的地點一樣是個隱密的樹林小徑旁,曉露曾想過這或許是為了躲避叛軍,但他們一行可是國王專屬的堂堂親衛隊,令曉露不懂為何需要這麼小心翼翼,更令她感覺自己是在逃難,而不是被護送著。

  還是說,叛軍的勢力大到令國王也無法抵抗……不,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些叛軍又為什麼要奪取我身上的「神之力」呢?

  曉露反覆地思考著,卻沒發現自己雖無法從他人的口中得到訊息,可是她確實已經如單亞的建議,藉由「觀察」來瞭解現在的局勢。

  當曉露思考到一半時,微小的驚呼聲從一旁的女僕群傳來,她順著女僕們的目光,看到紮營處後方的一道谷地裡,有條金光閃閃的小河正映照著兩旁的小丘。當然,這些女僕不是為了小河會發亮而驚叫,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只是夕陽的映照效果罷了。

  所以真正的緣故是──大家太久沒洗澡了。

  不管在哪個世界,女性似乎都難以忍受無法保持身體清潔,尤其是在野外旅行的時候,洗澡這項行為根本就是妄想。而現在終於有現成的清水可用,大家理當是樂不可支。

  看著那些女僕歡欣鼓舞的模樣,曉露也不禁感到羨慕。

  自從單亞離開我後,我就再也沒有體會過這種單純的快樂了。

 

 

  一如往常,只要過了晚餐時間,親衛隊隊員與曉露便會各自回單人帳篷休息,護衛們負責輪班戒備,女僕們則是在大帳篷裡歇息。

  不過今天不太一樣,本來應該寂靜的夜裡,陸續傳來女僕們刻意壓低的談笑聲。曉露心想這些女僕應該已經開始動身到河邊了,雖然她們身為僕役,但麥爾似乎也沒有這麼不留情面地不讓女僕們洗澡。

  麥爾不是個專制的人,甚至可說是開明──這是曉露這幾天觀察下來的結果。

  縱使不想承認,麥爾的表現卻總是非常得體,就算他嚴守主僕之間的階級隔閡,卻也沒有刻意去欺壓僕役,反而還依照僕役的身體狀況選擇休息時刻。當然,聽命於他的寇彌、韋各和卡巴洛拉,自然也不會做出太超過的事。

  這項認知令曉露感到沮喪,因為麥爾等人對她越好,她的心裡就會越掙扎。她本來就不是個很會記恨的人,只要有人對她好,她自然也會相信那個人。

  曉露無法否認,時間正在消磨她的意志,減退她的恨意。她討厭這樣的自己,可是她無法改變,無從掙脫。再這樣下去,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會變成怎樣……

  好討厭……好討厭這樣自私自利的自己!

  亞亞,我該怎麼辦?

  曉露將自己的頭埋在曲起的雙膝間,緊握暴露在微光中的那架紙飛機。

  「打擾了,曉露小姐。」

  倏忽,帳篷布簾外傳來聲響,令曉露警覺地將紙飛機藏在腰帶裡,並很快就猜想到應該是擦澡的時間到了。

  由於曉露是聖女轉世,所以她不需要像那些女僕一樣忍著幾天不去洗澡,她反倒可以每天享受由女僕準備好的熱水,以折衷的方式用毛巾沾水洗拭身體。曉露總認為說不定就是這樣安逸的生活方式,才會讓她一再地淡忘仇恨。

  曉露出聲允諾後,一名女僕捧著水盆和毛巾進來。

  嗯?不是平常的那一個?

  曉露感到有些疑惑,基本上服侍她的女僕都是依時段來分的,所以每個階段的工作都會有特定的女僕來做,很少會有換人的情況。

  當然,這也是麥爾所做出的決定,他認為這樣分配工作反而可以增加工作效率,這點曉露不僅認同,也是感同身受……一想到這,曉露又不得不佩服麥爾的聰明頭腦。

  就在曉露忙著思考而陷入沉默時,女僕似乎明白她的困惑,便主動解答:

  「原本要來服侍您的女僕正在河邊洗澡,所以就先由小的代為服侍您。」

  「喔,是這樣啊。」

  其實曉露覺得女僕是誰都無所謂,畢竟她跟這些人不熟,而且似乎也沒有熟的必要。她並不是又回到把她們當NPC看的角度,只是無法再忍受有人欺騙她,所以她僅能選擇以淡漠來面對一切。

  曉露拿起乾淨的毛巾打算開始擦澡,就等著女僕出去帳篷外頭,畢竟她可沒懶散到需然別人幫她洗澡。

  不過……這女僕怎麼還不走呀?

  「還有什麼事嗎?」

  曉露皺眉瞧向女僕,只見其一臉游移,接著才又開口說道:

  「那個……小的是在想,曉露小姐要不要也到河邊去清洗清洗,我想洗澡還是全身浸泡在水裡會比較舒坦。當然,尊貴的聖女大人不能和我們這下人一起!請放心,再過不久大家應該也都洗完了,您可以獨自沐浴。不曉得曉露小姐您願不願意……」

  「嗯?」曉露有些詫異的看著這名女僕。

  她從來就不知道除了親衛隊的人之外,居然還有人敢跟她一口氣說這麼多話。

  難道麥爾沒有事先警告過她嗎?還是其實她們平常就訓練有素,只是現在因為可以洗澡,也就順便洗掉了心防?

  「抱歉!小的實在是太逾矩了,不該自以為是的說出這些話……」

  女僕害怕的跪伏在地,活像曉露會吃了她一樣。

  這場面看得曉露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令人這麼害怕的一天。

  我人緣一向很好的說……這女孩看起來也沒大我太多歲,說不定可以和她好好溝通,進而瞭解這世界的事。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原本不太想洗冷水澡的曉露,決定回應女僕的建議。

  「那好吧,我們就去河邊看看。」

  就當去泡泡腳也好。曉露在心裡想著未能說出口的真心話。

  而聽見曉露的回覆,女僕更是欣喜地笑了出來,卻讓曉露更加不解了。

  有必要這麼高興嗎?

  「是,請曉露小姐跟我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