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幕:現實 (1)

 

  火海之中,赤紅之人,

  手持大劍,銀刃刺入。

  白衣飄起──

  那是誰的衣?

  黑髮飛散──

  那是誰的髮?

  鮮血淋漓──

  那是誰的血?

 

  面青脣白,

  那是誰?

 

  妳知道的,不是嗎?

 

  「不要──」

  一道驚叫聲自寧靜的教室角落傳來,頂著一頭微卷短髮的女孩,正一臉驚慌地從課桌上抬起頭來。

  周遭同學們則因為這突發的雜音,紛紛向女孩投以斥責目光……

  「咦?」

  女孩錯愕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雙眸不停眨呀眨的,似乎想要看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喂,曉露。妳要睡就算了,怎麼連睡覺聲音也這麼大?」

  坐在女孩旁邊座位的班長,忍不住調侃起她來。

  「我……我在睡覺?」

  曉露吶吶地問著,尚未從迷茫的意識中恢復過來。

  「廢話,妳當然在睡覺啊,連夢話都叫出來了呢。」

  一想到這,班長不禁噗嗤一笑。

  「夢話?我剛才在作夢嗎?」

  曉露本能地撫住胸口,感覺心臟仍撲通撲通地跳著。

  好恐怖……

  「哈哈,妳睡傻啦?分不清現實和夢境了嗎?快醒醒吧,我們還有很多書要讀呢!」

  班長笑著拍拍曉露的頭,便轉身回去讀自己的書,而其他同學也紛紛加入調笑。

  「妳也別再笑了,我們也還要讀書呢!」

  「小氣,笑一下有什麼關係……」

  一邊聽著同學們的嬉鬧歡笑,一邊看著週遭的熟悉環境,曉露那顆不踏實的心才漸漸穩定下來。

  沒錯,我剛剛是在作夢吧?

  撲通、撲通、撲通……心跳的速度終於緩緩降了下來。

  曉露撫著胸口的悸動,安心地閉起了眼──

  「還好……還好這裡才是現實……」

 

 

  噹──噹──

  放學的鈴聲響起,無憂無慮的一、二年級生們迫不及待地步出這國立女子名校大門,至於大部分的三年級生會選擇待在教室讀書,直到晚上八、九點時才會離去,或是往補習班開闢下一個「戰場」。

  當然,還有那一小部分的人,不列入這二個行為模式之內……因為她們已經考上學校了。

  「哎,亞亞!」

  曉露對著其中一間三年級教室喊著。

  好不容易撐到下課鐘響,曉露立即背著書包,來到死黨單亞的班級外等著。因為方才作的夢實在是太過驚人,令她想馬上向單亞一吐為快。

  不到一會兒,單亞從教室走了出來──

  「曉露?妳怎麼會來這裡?」

  單亞難掩驚訝之色。確實一直以來都是單亞主動來找曉露,曉露也從未想過這有什麼不對。不過,現在她終於明白了──

  總是被愛著的我,實在是太自私了。

  只知道一昧地直往前走,從不回頭去看一直在擔心著我的人,到最後因為距離太遠,反而只能眼睜睜看著珍惜的人在面前消逝……

  不想再體會一次這種無能為力的痛苦,所以曉露決定自己去親手牢牢抓住。

  「嘿嘿,就是想來找妳啊。」

  曉露笑容滿面地勾著單亞的左手,同時也感受到暖暖的滿足盈溢心頭。

  「嗯?妳今天還真怪呢。」

  單亞嘴角一撇,用手指輕彈了一下曉露的額頭。

  「嘻,其實啊……我剛剛作了一個夢,感覺好真實,內容卻很夢幻。現在想想,現實生活中怎麼有可能會一下子出現那麼多俊男美女呢,哈哈……」

  「又作夢啦,這次妳夢到什麼了?」

  單亞帶著熟悉的笑容問道,終於不再是那樣疏離的面無表情。曉露先是感到欣慰,然後做出解釋:

  「就是……」

  甫一開口,紅與白的幻境再次浮現於曉露眼前。

  好恐怖……

  「不要!」

  曉露惶恐地放開了單亞的手,雙腿無力地跌坐在地。

  「曉露?妳怎麼了?」

  單亞不解地向她走近,可是在曉露眼中的單亞,竟每踏出一步,她的裝扮就越像夢中的那個清麗女人……

  「不要,亞亞妳快停下來!」

  不要再走了,快後退!快變回原來的妳!

  縱使曉露聲嘶力竭地大叫,但單亞依然沒停下腳步──束起的長髮散開,米黃色的百摺裙拉長成純白的柔順長裙,短袖的夏季制服化成長及手腕的寬袖白服,乾淨無妝的臉上撲上了粉、點上了脂……

  當單亞停下來時,已經完全是夢中的那個模樣。

  「說出來啊,這樣事情就會成真了。

  單亞面無表情地緩緩說著,但那聲音已不是她。

  與此同時,地上煙塵揚起,教室逐一崩塌、紅火吞噬所有。

  「不要!妳是誰?把亞亞還我!」

  曉露跪在地上叫喊著,單亞卻毫不留情地繼續說道:

  「妳不說,我就幫妳說……

  曉露急忙起身欲捂住單亞的口,但來不及了。

  「亞亞已經……

  剎那間,銀光閃過,紅稠四濺──

  不知何時出現的紅鎧騎士,舉刀刺進單亞身體,紛飛的髮絲瞬間往曉露的左方拉攏,虛軟的軀殼就這麼被釘在慘白的牆壁之上。她的身體彷彿與白牆融為一體,只剩紅血與黑髮宣告她的存在。

  曉露只能站在一旁,愣愣看著單亞逐漸失焦的空洞雙眼。

  她無能為力……她依然無能為力……

  亞亞死了。

 

 

  從朦朧黑暗中睜開了眼,微微亮光照著橄欖色的布簾,藉由啪啦啪啦的柴火聲可以得知光源從何而來,唧唧啾啾的蟲鳴聲更是直接告知當下正是夜晚。

  曉露自睡墊上坐起,她發現自己正處於一頂三角柱形的帳篷裡,空間不大,除了她身下躺著的面積外,尚可容下一人蹲踞而已。

  不僅感覺思路清晰,曉露還發現後腦杓很痛,不知是否為昏倒時頭撞到哪的緣故,總之這使她非常確信自己是醒著的。

  但我現在是在哪裡……是本來的故鄉?還是前世的噩夢?

  為了解惑,曉露悄悄起身,往帳篷的縫隙看出去──

  眼前是一塊樹林空曠處,草地中央架起營火,週遭環繞著數個帳棚,馬匹和馬車停駐於最外圍。曉露認得那是當初自己坐過的馬車,至於親衛隊的四人或站或坐地聚在營火處,女僕和侍從則忙進忙出的供應食物或是照料馬匹。

  這裡還是那個世界……

  曉露無力地垂下頭,目光模糊地望著膝上閃爍的餘光。

  一樣的馬車、同樣的人們、還有身在郊外的我……也就是說,那座宅邸陷入火海是真的,那群紅銅鎧甲叛軍來襲也是真的,那麼亞亞她……

  雙手用力蓋住了頭,曉露不願去想這件事,也不願面對這件事。

  是不是不去想就不會有事?是不是不去想就不會發生?

  當然不是。

  腦中詭異的聲音再度傳出,她不知道這是誰的聲音,但這個聲音顯然從很久以前就存在了──

  早在她年幼至今的夢裡,在她落入異界的幻境裡,在她不願面對的現實裡。

  她一直都知道,只是她每次都遺忘──這個滿是嘲諷、冷酷的無情聲音。

  真感謝妳想起我了。

  為了紀念我們的重新相遇,讓我送妳一個小禮物。

  你說什麼?

  往下看吧,妳好朋友的遺物……

  什麼?

  曉露愕然反問,但聲音不再回應。她只好往下看去,果然看見了腰帶邊緣有一塊白色的方角凸出。

  難不成是亞亞抱我的那個時候放的嗎!想到這裡,曉露便趕緊將那塊白角抽出。

  那一剎那,她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