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幕:作夢 (1)

 

  由於明天必須一大早就上路,所以晚餐後大家便各自回房休息,曉露雖然在餐後留下來搜尋,卻依然沒有發現紙飛機的蹤影,而這麼一耽擱,反倒壓縮到能夠再次動筆寫信的時間,最終曉露只得乖乖梳洗上床睡覺。

  為什麼會這樣呢?最近每當我想認真做好一件事時,總是會以失敗收場。不論是讀書、考試,還是和亞亞和好……

  早知道會這樣,當初我是不是就該把信拿給菲莉雅請她轉交呢?可是如果告訴菲莉雅的話,杜克斯會不會也就知道了?

  要是讓杜克斯知道……要是讓他知道……嗯?

  「好像也不會怎樣嘛?」

  曉露在床上翻了個身,聽著外頭淅瀝瀝的雨聲,望著頭頂黑漫漫的床廉。

  「好奇怪喔,為什麼我會一直很怕讓杜克斯知道啊……」

  她繼續喃喃自語,總覺得腦中好像有些地方被卡住了,感覺很不順暢。

  「到底是哪裡怪怪的?」

  再翻了個身,一片黑暗──

 

  「愛米耶。」

  熟悉的清澈男聲從後方傳來,不用猜測,我知道那正是我心中所想的那個人。

  「雷齊斯?怎麼啦?」

  討厭,居然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只要看著喜歡的人,不論如何都會覺得開心吧。

  「呵,我弟弟終於回來了喔。」

  雷齊斯笑得十分純真,面對我的時候完全不像個一國之王,就是這點令我醉心不已。

  「就是那位很有名的『伯萊威斯親王』嗎?傳聞是個文武雙全的人,想必他的歸來一定能在往後為這國家提供更多協助。」

  「沒錯,其實從以前開始就有好多事都是他幫我的。不過他的本事還不只如此……」

  雷齊斯一臉神秘地竊笑著,我看得出來他對這個弟弟深深引以為傲。

  「你的意思是?」

  「呵,這是個祕密……不過因為是妳,所以我才說的。」

  雷齊斯那別有意涵的眼光注視著我,收起嬉笑,只剩下心動。

  「好了,別逗我了。」

  實在是難以承受,全身都發熱起來,為何會這麼幸福呢?

  「好,那我就說囉──杜克斯他有『異能力』,是跟愛米耶妳一樣的人呢。」

  雷齊斯專注地望向我,似乎是不想錯過我的反應,而我也確實因他說出的話而感到驚訝。

  「咦?沒想到在康姆普絲王室裡,居然存在著擁有異能力的人?」

  「呵呵,沒錯。光是這點就足以贏過那些煩死人的大公了呢,但還是比不上愛米耶妳,畢竟妳是神官嘛。」

  「嗯……」

  為什麼突然覺得有點難過?對了,因為我的身分是神官……

  「愛米耶?妳有在聽嗎?」

  「啊,當然有,我很好奇你弟弟的能力是什麼呢。」

  「他的能力跟聲音有關係喔,要不要猜猜看?」

  雷齊斯再次露出俏皮的笑容,這是我最愛的表情。

  「嘻……我又不是專門研究異能力的學者,要怎麼猜呢?快告訴我答案吧。」

  「那我說囉,杜克斯的能力就是──

  『催眠』。」

 

  「咦?」

  曉露猛然彈坐起來,感覺自己心臟怦怦作響,全身冷汗直流。

  明明剛才夢到的是非常美好的回憶,可是為什麼我會覺得害怕,而且什麼是「異能力」?還有「催眠」又是怎麼回事?

  好像不太對勁……

  叩!叩!

  曉露聞聲轉頭看去,發現那是門板後方發出的聲音。

  「『曉露小姐,出發的時間快到了,小的來為您準備。』」

  女僕平穩的聲音從門後傳來,緩和了一些恐懼的情緒,也將曉露的不安感消退了點。

  她望向窗外魚肚白漸起的天空,發現現在已是清晨時分。

  撫著胸口猶未停止的悸動,曉露下床去打開了門……

 

 

  在女僕的簇擁下,用完早餐的曉露來到主廳。也許是要出遠門的緣故,曉露發現自己的裝扮比起平常還要樸素,雖然布料還是一樣的好,但花色和裝飾都明顯地少了很多,還外加一件不起眼的土色連帽斗篷。

  她站在二樓走廊出口,好奇地往下看去,發現親衛隊的眾人已經整裝完畢,他們也都穿著比平常還輕便的衣服,不過多了腰上的配劍和一些護身用的局部鎧甲,而宅邸外更佇立著一群全身銀光閃閃的高大騎士。

  這讓曉露不由得緊張起來──總覺得大家的氣氛都好凝重喔,不就是出趟遠門,怎麼有種要打仗的感覺……

  「曉露小姐早啊。」

  韋各在一樓大廳朝曉露揮了揮手,滿是陽光的笑靨頓時驅散了這股壓抑氛圍。

  「大家早安。」

  曉露也以笑容回應。只見麥爾優雅地回了個禮,卡巴洛拉仍是邊臉紅邊問好,至於寇彌則勾起一貫若有似無的笑意。

  嗯?杜克斯和菲莉雅不在嗎?

  曉露重新點了點樓下的人數,確實沒看到他們倆。

  說到杜克斯,好像……

  感覺腦海中快要捉住些什麼,此時一道驟然竄入的白影攫住她眼角餘光。

  往左看去,穿著一襲白服的高挑女子正站在左側走廊出口,烏黑的及腰長髮上披著一層輕薄白紗,從不上妝的素顏卻落上抹抹紅緋點綴,將原本略顯平淡的面貌變得更為立體,再加上她本身特有的沉靜氣質,站在曉露眼前的儼然就是個清麗美人。

  「亞、亞亞?」

  曉露有些遲疑的說著,但她的身體早已自動走向前去──

   「亞亞,怎麼回事啊?妳今天看起來好漂亮喔!」

   曉露興奮不已地叫著,心想早知道單亞打扮起來會這麼漂亮,她就硬拿著化妝品往單亞臉上抹了。

   看到曉露如此熱情的反應,單亞才彷彿從恍惚中回過神,她不確定的說著:

  「曉露?」

  單亞的聲音比以往都要低沉,好像很疲憊,剛從夢裡醒來似的。曉露忍著在大庭廣眾下取笑單亞是否賴床的衝動,故作正經地反問。

  「對呀,妳怎麼了?」

  「妳……忘了我們在吵架嗎?」

  單亞抬起有些倦怠的眼瞪著她,這才讓曉露想起自己根本還沒跟單亞和好,只不過她自己心裡放鬆了,就誤以為單亞也是一樣的狀態。

  意識到這點的曉露,瞬間整個人手忙腳亂,就連話都講不清楚。

  「啊!我其實有想要道歉的,可是昨天昨天、那個紙飛機,它、它不見了……」

  曉露慌亂到腦袋空白,卻聽見耳熟的笑謔聲傳來,這也是單亞往常逗弄人時的笑法,曉露驚覺自己被耍了。

  「噢!妳居然欺負我!」

  她不服氣地跺腳叉腰,卻反而讓單亞笑得更加開心,看見單亞久違的笑靨,曉露便也隨即消氣。

  「好啦,要笑就讓妳笑。誰叫我之前太過分……妳不生氣了吧?」

   面對曉露的詢問,單亞但笑不語,兩人從小到大的默契足以令曉露心領神會。

  「嘻,那我們可以一起坐同一輛馬車囉。我去跟杜克斯講……」

  曉露話都還沒說完,一股溫暖就已纏繞全身,長大後鮮少擁抱過彼此的曉露,才意識到單亞抱住了自己。

  「咦?亞亞妳怎麼……」

  曉露還搞不清楚狀況,只感覺腰際被緊緊摟住,接著聽見單亞在耳邊說道──

  「曉露,妳要堅強。」

  什、什麼?

  曉露不解的話還沒問出口,麥爾自下方傳來的聲音卻硬生生插了進來。

  「抱歉打擾了,曉露小姐,是時候搭馬車了,請跟我們來。」

  聞聲,單亞放開曉露,曉露想都沒想就開口表示。

  「我想和亞亞一起……」

  「不,沒關係。」

  曉露驚訝地回過頭去,卻看到單亞依舊笑著,好像真的沒問題的樣子。

  「可是……」

  「這是暫時的……妳忍耐一下就好了。」

  單亞微笑安慰曉露,猶如她才是那個語言不通,需要人陪的不安小孩。望著單亞那安然的笑容,曉露也只好先暫時妥協。

  「嗚──好吧,亞亞妳要等我,我會找機會跟杜克斯說的。」

  不好意思讓親衛隊隊員在樓下等太久,曉露趕緊跑下樓去。不過在那瞬間,她感覺自己好像看見菲莉雅氣急敗壞的身影,從單亞後方的長廊走來……

  不,怎麼可能?菲莉雅是氣質美女,應該不可能配上「氣急敗壞」這個詞吧?

  曉露暗笑自己的荒唐,便隨著親衛隊隊員往門口走去。

  其身後的單亞,則靜靜目送她的背影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