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分開 (1)

 

  再次步於這條冗長走道上,曉露卻感覺飄飄然的,一心只想著杜克斯與國王,根本不在意這條長廊還要走多久。

  呵,杜克斯說我很善良呢,還說能藉此瞭解聖女愛米耶吸引國王的原因……這難不成是指我和聖女愛米耶很像嗎?

  嘻嘻,我好像真的有成為那位愛米耶的資質耶。到時國王見到我,該不會就這樣喜歡上我吧?唉唷!我在想什麼,實在是有夠花痴的,而且我還有個「夢中情人」耶!怎麼可以隨便忘了他……

  嗯?似曾相識的感覺又回來了!

  想著想著,曉露不由自主停下腳步,她望著長廊盡頭透出的一點白光,與儲存於腦中的殘缺印象隱約連結了起來──

  自白光中走出的身影。

  穿著華麗衣裳的男人。

  美麗且令人懷念的笑靨。

  男人問著「妳是誰?」

  我、我是……

  夢境與記憶交會重疊,一切變得無比清晰──

  那正是「愛米耶」和國王「雷齊斯」初次見面的情景。

  沒有錯,我的夢中情人就是國王「雷齊斯」!

  不顧周遭女僕訝異的眼光,曉露急急忙忙跑回房間。只有在這種時候她才覺得長裙有點礙事,然而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她卻忘了。

  「亞亞!大發現啊!」

  一衝進房裡,便見到單亞面色凝重地坐在床上。雖然一時之間覺得有些奇怪,但曉露沒有放在心上,只想趕快將自己的驚喜說出來。

  「妳知道嗎?我那個從小到大的『夢中情人』,居然真有其人耶!那就是這個國家的國王,杜克斯的哥哥。沒想到我一直做的那個夢是真的!那根本就是我前世愛米耶的記憶,是真的存在過的事實!

  有各式各樣的帥哥圍繞,又有前世的情人牽絆……啊,我好像真的化身成戀愛遊戲的女主角了!」

  曉露在一頭興奮地比手畫腳,另一頭的單亞卻是皺眉瞪著她……直到滿腔熱情被突然澆熄,她才想起自己正和單亞嘔氣。

  好吧,既然我都先開口了,那乾脆就由我來打破僵局!

  「哎、哎呀……亞亞妳還在鬧彆扭嗎?早上的事就算了啦,我們現在扯平、扯平好了。」

  也不知道是否為曉露的示弱奏效,單亞終於開了口,但是卻答非所問。

  「妳剛剛……去了哪裡?」

  「咦?剛剛我去了庭園迷宮,國王親衛隊的隊員們幫我辦了一場歡迎會……啊!我也是到場才知道有這個活動,沒有故意不找妳一起去喔!」

  曉露趕忙解釋,就怕單亞誤會她是個小心眼的傢伙。幸好單亞看起來沒有生氣,而且還繼續追問:

  「接下來呢?」

  「接、接下來,就是杜克斯找我過去聊個天,所以我才會知道杜克斯的哥哥是我一直以來的『夢中情人』……」

  曉露困疑地看向單亞,她感覺現在的單亞有點難以捉摸,一向做事從容的單亞,卻在只有她們二人的房間裡也顯得莫名緊張。

  「曉露,妳還記得我早上說的話吧?」

  單亞莫名的提問,讓曉露原本就快打結的腦筋又轉了好大一個彎,只得慌亂回想單亞早先對她說過什麼。

  亞亞早上說過的話?是在說這裡的環境時間和地球相似嗎?還是……

  「妳好好想想,然後離開這裡。」

  「咦?亞亞妳這是怎麼了。」

  對話中突如其來的轉折,讓還在努力回憶的曉露措手不及,單亞卻不打算再多做解釋,僅以異常嚴肅的語氣說道:

  「現在,出去。」

  單亞難得表現出強硬態度,正好讓曉露憶起早上兩人吵架時的情景,那時單亞的態度也是如此,而且她還說了──

  「那個叫杜克斯的人不能輕易相信他。」

  曉露只是回憶而已,就足以讓同樣的反胃感再次湧上,她很難過單亞仍舊不認同自己的看法,滿腹委屈隨即衝出口中。

  「難道妳還在生早上的氣嗎……當然妳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但我們是朋友啊,為什麼妳就不多信賴我一點!」

  亞亞真的太過分了!麥爾他們對我明明就很溫柔,杜克斯也為了自己哥哥的事而煩惱,更別提那個在夢中對我笑得十分燦爛的國王,這樣的人們怎麼可能會是壞人呢!

  確信了自己的觀點,曉露更是忿忿不平地回吼著單亞。

  「亞亞妳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不要隨便說別人壞話!妳就是這樣疑神疑鬼的,所以才會交不到什麼朋友!」

  此話一出,曉露就知道自己說錯了話,果真單亞眼神轉趨冷淡,就這樣什麼都不說地撇開了眼。

  曉露從沒看過單亞如此冷酷的神情,尤其是針對她……然而即便曉露已心懷愧疚,自升上高三後累積許久的那股挫敗感,卻命令她不能就此退縮,如果她再認輸的話,恐怕就真的是一無是處了。

  所以,曉露堅持自己的想法才是對的。

  「哼,妳不理我,我也懶得理妳!再這樣跟妳待在一起也不會有結論,我這就離開!我還會去跟杜克斯要求分房,免得妳又亂說話惹我生氣!」

  說罷,曉露便用力甩門離去。

 

 

  待在房間外的走廊過了好一會兒,覺得腦袋鬧哄哄的曉露才終於冷靜下來,並決定藉由走動來讓停滯的腦袋重新運作,但她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只是盲目地一直往走廊的一端走去──

  好奇怪,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和亞亞從來就沒有吵架超過一天的,這次居然會在同一天裡連吵兩次!是因為來到這個世界嗎?可是大家明明對我們都很友善啊!為什麼亞亞偏偏要把大家想得這麼壞……

  討厭,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曉露走在由女僕逐一點起燈火的明亮走道上,她的心卻越來越茫然了。

  「曉露小姐。」

  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黃昏的金光之中,簡直像是為了拯救她而來。

  「杜克斯?你怎麼會在這裡……」

  「聽女僕說妳們的房間傳出爭吵聲,所以我來看看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杜克斯一如既往的沉穩嗓音,不僅安定了曉露的慌亂心思,也讓她猶如溺水者般抓住了救命浮木。

  「這……其實是我和亞亞吵架了啦。自從來到這裡之後,亞亞就一直很奇怪,我也完全無法理解她在想什麼,所以就……唉,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曉露一股腦兒地將心裡的煩悶傾吐而出,明明對方才只是個認識一天的人,但她真的覺得杜克斯是可以讓她放心的人。

  「原來如此,我可以理解單亞小姐的問題。」

  「咦?真的嗎?」

  曉露欣喜地望著杜克斯,並心想他果然是個值得依賴的人。

  「是,我想是因為單亞小姐不懂這世界的語言,又突然身陷陌生環境,所以才使她感到不安,導致情緒不穩。」

  杜克斯精確的分析令曉露恍然大悟,她用力地點了點頭以表贊同。

  「難怪她突然變成這樣……還說什麼不要相信杜克斯你……啊,抱歉!」

   驚覺在本人面前說其壞話實在過於失禮,曉露連忙止住了嘴。

  「沒關係,請別介意。原來單亞小姐是這樣想的……看來她真的相當不安,以至於必須將這份的不安感傳遞出去,好減輕自身的不適。」

  「這樣我就可以理解了……唉,我居然說了要和她分房睡的話,這實在是太糟糕了。」

  曉露不禁用手掌捂住了臉,對於自己衝動說出的話後悔不已。

  「不,也許這是個好機會。」

  「欸?為、為什麼?」

  「若是什麼都不做,二位就繼續共處一室的話,妳們之間的嫌隙也只會越來越大,進而引起更嚴重的爭吵。而且真要說起來,這其實是我的疏失,都是我怠慢了單亞小姐,才會害她無法適應。」

  為了表示歉意,杜克斯向曉露深深地一鞠躬。

   「不、不要這樣,只是事情剛好就這樣發生了,這不是誰的錯啊。」

  曉露急忙地揮了揮手,企圖阻止杜克斯的道歉行為。她完全沒想到杜克斯會將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

  「雖然曉露小姐妳這麼說,但我還是希望能幫單亞小姐度過這個難關。如果妳願意的話,我想派菲莉雅去多陪陪單亞小姐,好讓單亞小姐瞭解我們並非懷有惡意。」

  菲莉雅……不就是那位氣質美女嗎?她待人的確很溫柔,可是……

  「可是菲莉雅和亞亞的語言不通,這樣行嗎?」

  「請別擔心,菲莉雅一向善解人意,我相信就算語言不通,她也能明白對方的心意。事實上,當初選擇菲莉雅作為護送聖女轉世的一員,也是因為她熱心待人的特質,能立即讓人喜歡上她。若不是今天菲莉雅比較忙,我想妳一定也能感受到她的親和力。」

  杜克斯的解釋,令曉露彷彿也能親身體會菲莉雅友愛他人的獨特魅力,一顆心不由得撲通撲通地跳了起來。

  「所以說,只要讓菲莉雅和亞亞接觸,那樣亞亞就會放下心中的不安了吧?」

  「是,就是那樣。因此我想在啟程王都前的這幾天裡,讓菲莉雅和單亞小姐盡量相處。至於曉露小姐,請妳先暫時和單亞小姐分開,以避免二位又起爭執。」

  「我明白,那亞亞就麻煩你了。」

  「這是當然。」

  杜克斯再次優雅地行了個禮,曉露則是擔憂地回望走廊另一頭的房門,她只希望單亞能盡快脫離這個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