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兩極 (1)

 

  翌日一早──

  曉露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眼前仍是桃紅色的絨毛布簾,視線下方則有一道金光射入。她意識到自己仍身處異世界中,但很意外,她沒有不適應的感覺,反而還睡得很好。

  她推想可能是沒做夢的緣故,即使她不曾記得自己夢到什麼,卻總會留下一股強烈的背離現實感,讓她醒來後深感疲憊,所幸昨晚並沒有發生相同的情況。

  曉露神清氣爽地坐起身子,佇立於床前的尖形落地窗因此映入眼簾,其中亦融入了一抹女性剪影,再仔細一看,原來單亞正坐在椅子上望向窗外。

  「咦?亞亞,妳起來啦。」

  曉露揉著眼睛,赤腳走近單亞,卻發現單亞換回了學校制服。

  「妳的衣服怎麼……」

  「我還是穿原本的衣服比較習慣。」

  單亞頭也不轉地盯著窗外的旭日說道。

  「是喔?穿新衣服也不錯啊,不過這裡的衣服的確是有點難穿啦。」

  曉露走到單亞對面的椅子坐下,一同看著初升的朝陽。

  「真神奇,這裡居然也有太陽呢。」

  「這裡的時間似乎跟地球一樣,也是二十四小時一天。」

  「耶?亞亞妳怎麼知道?」

  曉露疑惑地望向單亞,卻發現她的臉上盡是倦怠。

  「只是看著看著就感覺的出來了,這裡的晨昏變化其實和地球很像,不僅有恆星太陽,也有衛星月亮,只是這裡的月亮看起來是毀損的。

  我想宇宙中的星球這麼多,會有一、二顆生態環境差不多的星球也是有可能的。不過這樣的話,我們就得注意這世界的病菌是否也會對我們產生影響……」

  單亞說話的同時,一道曙光也跟著映照入室,霎時亮得曉露睜不開眼,而在光芒之中若隱若現的單亞,彷彿正漸漸消失……

  曉露急忙搖了搖頭,揮去腦中的異樣感受。

  「亞亞,妳真是想太多了啦。妳該不會一整晚都沒睡吧?」

  「抱歉……在這樣陌生的環境裡,我實在沒辦法睡著。」

  單亞眼神失焦的樣子令曉露感到十分不安,不禁伸手觸碰單亞的肩膀,想藉此讓單亞的目光重新聚焦。

  「妳這樣不行啦,還是去睡一下……」

  咚!

  單亞猛然站起身來,椅子因而倒地發出聲響。曉露被單亞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卻發現單亞的表情比曉露自己的還要來得驚恐。

  「亞亞妳怎麼……」

  曉露詢問的話語未落,單亞便轉頭正視曉露,她的臉上已不再佈滿恐懼,而是不容忽視的堅決。

  「那個人……那個叫杜克斯的人不能輕易相信他。」

  明明是突如其來的衝動發言,語氣卻誠摯地彷彿是單亞在這漫長的一夜之中,反覆思考後所做出的決定。

  那堅定不移的眼神看得曉露一陣心慌,更不知為何讓曉露有股認知衝突的反胃感襲來,緊接著強烈的不悅取而代之,升上高三以來累積的巨大壓力因而瞬間爆發,曉露無法接受自己的判斷被單亞反駁,也不想再繼續被否定下去。

  「真是的!我不是已經說過不用擔心了,難道妳就這麼不相信我嗎?」

  沒錯,每個人都只會當我是傻瓜!以為我什麼都不懂,真是太過分了!

  曉露越想越氣,口中說出的話也越來越難聽。

  「到頭來,亞亞妳也和爸爸、其他人一樣看不起我對吧?因為我成績不如妳好,因為我比妳笨!所以妳才會不相信我!」

  「這是什麼意思?我從來沒那麼想過啊?」

  單亞訝異地看向曉露,眼神透露出不明所以,但完全氣炸的曉露無法分辨是非,她只能全憑本能來反擊心目中的「敵人」。

  「如果妳沒那麼想,那又為什麼要說出這種否定我的話來!」

  「曉露!妳冷靜點,我會說這種話當然是有我的理由,沒有要刻意針對妳。」單亞擰緊了眉頭,似乎沒想到情況會變成這樣。

  「那妳說妳的理由是什麼?說給我聽聽看啊!」

  曉露雙手交錯胸前,高傲的模樣有如審問犯人的法官。現在她一心只想取得自己的勝利,早就把往日情誼拋得老遠。

  「我……」

  沒想到就在這關鍵時刻,一向能言善道的單亞竟意外地欲言又止,也令曉露更加確信自己的想法。

  「哼,我就知道!妳自己要繼續煩惱也無所謂,反正我還是會快快樂樂的在這裡生活!因為我的想法才是對的,根本不需要妳去杞人憂天!」

  拋下這一連串的話,曉露便踏著忿忿的腳步往浴室走去。

  「碰」的一聲,門被用力的關了起來,也阻斷了二人的溝通。

 

 

  曉露從浴室走出來後,順勢偷看了一下單亞,發現其仍動也不動地望著窗外。

  臭亞亞……難道就不能先開口講話嗎?

  曉露都快要把單亞的背部盯穿,卻依舊等不到單亞的回應。

  其實剛剛曉露在浴室裡照鏡子盥洗時,高漲的情緒就已經冷靜下來。她承認自己是激動了點,但也覺得自己說的是事實,因為單亞的確說不出反駁的理由。

  畢竟亞亞本來就比我聰明,也莫名地多疑,所以亞亞不相信我也很正常,可是這不代表我就得放棄自己的想法。

  以前的時候,她們倆也常因意見不合而難免有過幾次爭吵。雖然自從上了高中就沒再吵架,不過曉露還記得,她們總是以互不開口說話的方式,來判定誰對誰錯,只要誰先開口,誰就先認輸。

  而現在,誰也不願意先開口。

  哼,沒關係!我們就這樣撐下去,看誰先投降吧!

  曉露賭氣地撇過頭,不願再直視單亞的背影,也正好瞥見一條拉鈴,從床邊的天花板延伸下來。

  那是……對了,我記得是可以叫女僕進來服務的裝置。

  好吧,既然現在誰也不讓誰,那就乾脆叫女僕進來,看妳還能撐多久。

  想著要打破僵局的曉露走近拉鈴,毫不猶豫地往下一扯。但它發出來的聲音卻非常輕微,幾乎要讓曉露懷疑這到底有沒有作用了。

  所幸沒過多久,女僕們便推著餐車進來。她們將可口的早餐一一放置桌上,並且訓練有素地為曉露換上另一套新衣裳。

  「曉露小姐,您的朋友需要換衣嗎?」

  一名女僕如此問著,讓曉露頓時一驚。

  如果女僕要幫亞亞換衣服的話,那我就得要先開口了……不行不行,我才不要!反正亞亞也不想換衣服,就讓她這樣吧。

  「不、不用了,她想穿原本的衣服,所以那樣就好。」

  「是。」女僕躬身退開,曉露也剛好著裝完畢。

  走到擺放餐點的桌子前,只見單亞已經默默地吃起早點,二人只好一語不發地面對面用餐。

  真難熬……

  曉露食不知味地喝著新鮮濃湯,並偷瞄單亞一眼,發現她仍是面無表情。

  我的天啊……

  曉露改吃塗滿奶油的麵包,再偷瞄單亞一眼,但她還是面無表情。

  真是夠了……

  不管誰都好,快來說些話吧!

  難以忍受的靜默,令曉露不斷在心裡吶喊著。

  就在這時,像是要呼應她的心聲,一旁的女僕忽然開口說道:

  「曉露小姐。」

  「咦?怎麼了?」曉露喜不自勝地回問。

  「親衛隊的大人們希望能邀您去花園走走,讓小的代為轉告。」

  「是、是哪一位啊?」

  這算是約會嗎?曉露詫異地想著。

  「小的只知道是由歐衛尼大人提出請求。」

  歐衛尼……這、這是哪個人的姓氏呀?糟糕,我根本沒記起來!

  驚喜的心情瞬間轉為困頓,曉露不知該如何是好,可是看到女僕等待回應的眼神,她又拉不下面子問到底是誰……

  啊──算了!

  「嗯,好啊。那要約什麼時候?」

  曉露乾脆地答應下來,為了面子她也只能豁出去。

  「是,在您用過早點之後,小的便會帶您前往約定地點。」

  聞言曉露點頭表示同意,便又繼續吃起早餐。

  整個房間再次安靜下來,一股尷尬的氛圍也在同時蔓延開來。曉露唯一能做的就是祈求時間快速流逝,並且及早用餐完畢。

  然而在無言的壓力之下,時間猶如停止,內心依然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