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奇境 (1)

 

  世界安靜的像是什麼都不存在了,那我在這裡又是做什麼?

  令人不解。

  愛米耶……

  好像有人在呼喚我,是在下面吧?我也該過去才行。

  愛米耶……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

  只要再踏出一步,我就能自由了──

  不,妳已經逃不了了。

  「咦?」

  席曉露猛然起身,眼前映入一排明亮的尖形落地窗,頭上則是一片桃紅色的絨毛布簾,身下還有一塊潔白的柔軟床墊……陌生的房間,奇特的裝潢,這是她所不知道的地方。

  這裡是哪裡?

  「曉露,妳沒事吧?」

  左邊傳來十分熟悉的聲音,轉頭一看,滿面愁容的單亞正坐在床邊看著自己。

  「亞亞?這裡是哪裡?」

  席曉露不解地望向這個滿是紅絨壁紋的長方空間──雕琢精美的窗櫺一字排開,金鑲的桌椅櫃子散佈角落,光亮如鏡的木質地板往左右延伸,中央處則是她剛才躺過的華麗四柱床,這個房間既高貴又大的不可思議,根本就是世紀末的遺物。

  「哇,這裡是怎樣啊?是醫院裡的新式病房嗎?還是哪個有錢人的家裡?」

  席曉露深感有趣地四處張望,但單亞仍是一臉苦悶。

  「不是……這裡不是我們熟知的地方……也許該說是『另一個世界』了吧……」

  「啊?亞亞妳在開什麼玩笑呀?」

  席曉露不信地挑眉望向單亞,卻只見她的表情十分正經,絲毫沒有笑意。

  「我不是開玩笑,妳還記得我們被一個奇怪的黑洞捲進去吧?那時妳昏了過去,可是僅僅一下子而已,就像是在街角轉了個彎,一片黑暗過去後,我們就已經在這裡了。」

  「欸?妳是說我們就和漫畫裡的劇情一樣,莫名其妙跑進異世界了嗎?哈哈,不要騙我了啦,今天又不是愚人節。」

  席曉露依然故我的哈哈大笑,完全不把單亞的話當一回事。

  「正因為今天不是愚人節,妳覺得我還有騙妳的必要嗎?」

  單亞不慍不怒地看著她,但眼中盡是沉鬱。見狀,席曉露也不好再繼續說笑,改以認真的態度問道:

  「嗯……好吧,這裡確實不是我們熟悉的地方,不過妳怎麼會認為這是『另一個世界』,而不是我們自己的世界呢?這裡的裝潢不是跟歐洲的中古風格差不多嗎?」

  被席曉露這麼一問,單亞低下了頭,貌似在回想當初的情景。

  「那時候,幾乎是一轉眼吧……妳倒臥在我身邊,我們就在一片草地之上,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週遭就已經圍了一圈身穿鎧甲的……應該是士兵之類的人吧。而在他們之中走出了一個男人,他沒有帶頭盔,長相很像西方人……

  總之,我本來以為我們是不是透過那個黑洞,穿越時間來到了中世紀的歐洲,可是等那人一開口,我才發現事情沒那簡單,因為我……聽不懂他說的話。」

  「怎、怎麼會?也許他說的是英文以外的語言嘛。」席曉露故作鎮定地笑了起來。

  語言不通這種事,可不符合我以往看過的動漫設定耶!

  「不,我確定那不是我們世界的語言!」

  單亞一貫沉靜的面容有些動搖,席曉露從沒在她的臉上見過那種表情,那似乎是一種名為「恐懼」的情緒──席曉露覺得有些忐忑,連忙換個話題。

  「好啦好啦……那我們又是怎麼到這個房間的?」

  「因為那男人和我無法溝通,所以他叫了幾個很像是僕人的女人,把妳送進類似馬車的交通工具,之後我們就乘著這輛馬車經過一條森林小路,抵達山頂上的一棟宅邸,並且被安置在這間房間,接下來這段期間我就只有見到那幾名女僕而已。」

  聽見單亞這麼鉅細靡遺的描述,讓席曉露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

  我們……真的來到異世界了?

  席曉露不由得在心裡連說了好幾個騙人,卻又按耐不住內心深處的那股躍躍欲試……

  「這真是……太棒了啊!」

  席曉露突然從床上跳了下來,也不管腳上有沒有穿鞋,就直接撲到其中一面窗戶,想要仔細地看看這個夢想中的「異世界」──

  窗外有一片綠意盎然的層層樹林,晴朗無比的藍天中飄著幾許白雲,在樹林下方則盤據著一座城鎮,還能隱約看到點點人群在街道中活動。

  「天啊!好神奇,會動!真的會動耶!」

  席曉露滿是欣喜雀躍,全無半點害怕的感覺,並回頭向單亞說道:

  「亞亞,妳快來看啊!這實在是太有趣了!」

  「曉露,妳是認真的嗎?現在可不是在玩遊戲啊,我們是真的來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了。」

  單亞跟在曉露身後,卻無法感同身受席曉露的愉悅,不安的想法更是爬滿臉上,但席曉露仍是大咧咧地笑著:

  「唉唷,妳從以前就是這樣,不要這麼緊張嘛。這其實很有趣耶,根本就是漫畫裡的劇情,更何況人家還幫我們安排了這麼好的房間,應該沒有要傷害我們的意思吧?」

  「妳不明白,曉露。在妳昏倒的時候……」

  單亞欲辯駁的話還沒說完,房間角落的門便傳來叩叩聲,緊接著門被打了開來──

  「咦?」

  席曉露本能地往聲源看去,頓時眼睛發亮。

  好……好帥喔!

  一名留著淡茶色短髮的男子走入,身後還跟著數名僕人打扮的女性。

  男子穿著一襲深色的高領長夾克,腰邊繫著一把古銅色騎兵刀,腳上則套著一雙厚實的長馬靴,整體配色雖然低調,卻掩蓋不了那剛勁挺拔的俊秀儀態。

  而他那深邃的五官彷彿帶著一抹憂鬱,但又不至於陰沉,反倒美得令人難以移開目光,其中最具神秘色彩的綠色眼眸,更瞬也不動直盯著席曉露。

  欸?為、為什麼要一直看我……

  席曉露不禁滿臉通紅,急忙向後方的單亞求救。

  「亞亞,幫我一下……」

  單亞還沒反應過來,男子就已率先做出動作。

  「恭迎『銀瞳聖女』降臨。」

  男子以沉穩的聲音說著,並立即單膝跪地,身後的女僕們也一併做出類似舉動。

  席曉露嚇得倒退好幾步,若不是單亞過來在她身後穩住,她恐怕就要一路退到房間另一頭的牆壁了。

  「亞亞!妳有聽見他說的話嗎?什麼『銀瞳聖女』的……」

  「妳在說什麼?我根本就聽不懂他說的話。」

  單亞詫異地看著席曉露,好似她說了什麼天方夜譚。

  「可是!我明明聽到他這樣說的。」

  聞此,單亞沉默了,但又隨即恢復冷靜問道:

  「曉露,他說的『銀瞳聖女』──是指妳嗎?」

  「我想應該是吧?因為他是對著我說的……」

  席曉露尷尬地不知該把眼睛往哪裡擺才好,只好偏過頭來看向單亞,卻只見單亞垂下了眼,彷彿在思考著什麼。

  「那麼,妳試著與他對話看看。」

  單亞抬眼看著席曉露的同時,也說出了應對方法,但這方法等同要席曉露毫無準備就上台演講一樣,令席曉露腦袋一片空白,只能繼續追問後方的單亞。

  「啊……這太突然了吧?要說什麼啊?」

  「那就先叫他們起來。」

  在單亞的催促下,席曉露只好提起勇氣向眾人開口──

  「那個……你們不要這樣,快起來吧。」

  「謝過聖女大人。」

  男子站起身後,又畢恭畢敬地對曉露說道:

  「聖女大人歷經萬難回到故里,想必已是精疲力竭,請先讓女僕為二位換上乾淨服飾,之後將邀請您與友人享用晚餐。」

  「那、那個,你說話可以不要那麼文謅謅的嗎?而且你說的那些事我都無法理解耶。」

  由於單亞就站在身後為自己撐腰,因此席曉露更是放膽詢問男人。

  「真是抱歉,在下一時改不過來這說話的語氣,我們一向都是這麼對神職人員說話,以表示尊重。」

  男子一臉微笑,就算是道歉也一樣好看。

  「神、神職人員?」

  席曉露愕然地重複念了一次。雖然她的學校老被戲稱為「尼姑學校」,但不代表她想當尼姑啊。

  「是的,聖女即是民間對神職人員的稱呼之一。」

  聖女啊……那倒是好聽多了。席曉露為此鬆了口氣,然後再次問道:

  「可是,為什麼我是聖女啊?」

  「這件事說來話長,還請聖女大人先休息一會兒。到了晚餐時間,在下便會為您解釋一切。」

  男子優雅地鞠了個躬,便作勢轉身離去。

  「等、等一下!你說話可以改掉『您』和『在下』嗎?其實你不用這麼恭維呀。」

  席曉露趕在男子離開之前提出要求,因為她不太習慣被人如此對待。

  男子聞言微愣,才又露出一抹淺笑,他說:

  「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先失陪了。」

  闔上了門,席曉露立刻變成兩眼發亮的狀態。

  真……真是帥啊!

  席曉露嘴邊的口水還未擦乾,就見到女僕們拿著服飾向她走近。

  「慢、慢著,請先等一下,我跟我朋友講個話。」

  女僕們點了頭,並直挺挺地站在原地不動。

  「亞亞,妳看見了嗎?好帥好帥,那個人好帥啊!」

  席曉露的眼裡滿是星光閃閃,現在的她真的是興奮的不得了。

  既是異世界又是帥哥,這裡根本就是我夢寐以求的仙境嘛!

  她高興地回過頭去,卻見到單亞面色鐵青。

  「亞亞?怎麼啦!」

  「曉露……」

  單亞緩緩抬起頭來看她──

  「妳剛說的話,我也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