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詩寇蒂
          未來的命運」(1)

 

  翌日,搭乘著葉絲塔露奇,眾人來到普路夏鐵路的最末站──詩寇蒂基地。

  雖然昨晚德密特里已事先做好行程安排,然而其依舊抱持反對立場,並且提出了種種要求。

  例如,不允許彼得的採訪團隊將攝影設備與通訊器材帶入,以防干擾基地的儀器運作與洩漏軍事機密,就連個人隨身攜帶的護身用具──

  一種政府允許民間流通,用加壓液體做成子彈,並以空氣或電能為動力,比較不會致命的「液彈槍」──也必須交由軍方保管。

  更甚至還要求阿娜斯塔希雅的護衛們只能在外頭的會客區待命,不得進入基地內部。

  對此,阿娜斯塔希雅的侍衛長「加爾金上校」提出嚴正抗議。

  「恕在下拒絕,皇女殿下的生命安危可不能等閒視之!」

  總是一臉嚴肅的加爾金上校,這次居然意外動了氣。

  看在阿娜斯塔希雅眼裡著實感到驚奇,再比對起上次國家復興日紀念宴會那一觸即發的紛爭,如今她才隱約感覺到加爾金上校有股不顧一切的堅持──

  然而,究竟是盡忠職守,還是情非得已,這就不得而知了。

  至於與其對峙的德密特里,依然無動於衷地表示:

  「詩寇蒂基地的機密重要性,等同奇貝拉軍區的最大基地『瓦爾基麗葉』,因此不允許基地以外的任何武裝勢力進入,就算是皇室直屬的『皇家親衛部隊』也一樣,除非有獲得奇貝拉軍區『沃爾科夫總司令官』的許可。」

  德密特里的口吻平淡,表情也很鎮定,對於加爾金上校鮮有的激動表現,一點都沒有動搖,反倒流露出幾許「果真如此」的意會眼神。

  阿娜斯塔希雅不曉得德密特里為何會有這種反應,但之前曾聽聞加爾金上校與德密特里、庫茲馬曾為軍校同窗,因此這兩人之前可能早已熟識,對彼此也有一定的認知。

  雖然尚不清楚他們之前有何過往,不過現在阿娜斯塔希雅只知道,若在此時此刻向遠方的庫茲馬突然提出要求,是相當失禮且大題小作的。

  畢竟她所要參觀的地點,可是奇貝拉星的四大主要軍事基地之一,壓根無須顧慮人身安全,而她既然已經決定要參觀詩寇蒂基地,且眾人也因此千里迢迢來到這裡,那就更不能由於她的個人因素,耽誤到大家的時間。

  於是阿娜斯塔希雅當機立斷,命令加爾金上校與其部屬在外圍會客區暫且小憩,直到眾人結束參觀行程。

  縱使加爾金上校難得地有再多怨言,也只能聽命。

  問題解決後,德密特里便帶領他們走出檢查關卡,等候眾人的並非之前搭乘過的豪華接駁禮車,而是一輛輛軍事氣息相當濃厚的敞篷吉普車,並有二名軍官在此佇立等待。

  「列別傑夫指揮官,歡迎歸營。」

  男性軍官率先出聲說道,其身旁的女性軍官也跟著做出敬禮的手勢,德密特里在做出回禮後,便向眾人介紹彼此身分──

  「皇女殿下,這位是『阿列克謝.史坦斯諾維奇.戈盧別夫』上校,另一位則是『肯笙妮雅.阿納托利耶芙娜.薩伊特莎娃』大尉。

  這次將由薩伊特莎娃大尉來為各位導覽詩寇蒂基地,而我有些臨時事務得處理一下,還請恕我失陪,待參觀行程結束,我就會過來會合。」

  德密特里說罷,便與另一名戈盧別夫上校一同離去,只見從剛才開始就難得安靜的薇拉忽然欲言又止,最終卻還是無語地目送這二人的背影。

  阿娜斯塔希雅很意外活潑的薇拉今天居然如此異常,她的表情看起來有些落寞,但似乎不像是對自己的父親依依不捨,反而是對另一個人……

  「各位好,我是薩伊特莎娃大尉。今日將由我為各位介紹本基地的各項設施,還請先上車,後續相關事宜我再一一說明。」

  肯笙妮雅簡潔俐落地說著,乍聽之下與茵娜那幹練的口吻有幾分相像,除此之外,阿娜斯塔希雅對其印象深刻的原因,便是其特有的女性身分。

  在羅西亞,女性當然可以從軍,但是歷經了幾個時代的演變,使女性的社會定位產生改變,也間接造就女性從軍文化的變動──

  阿娜斯塔希雅曾聽說在某些國家裡,女性與男性軍人是不分性別的,甚至還可以一起沐浴住宿,也因此擁有同樣的升遷與表現機會。

  但是就目前的羅西亞而言,這卻像是天方夜譚。

  雖然女性從軍人數不在少數,不過因為受到社會普遍觀念的影響,除了加入特殊部隊的女性軍人之外,女性軍人向來只會、亦只能從事內勤工作。

  也就是說真正能上戰場打仗的女性軍人實為少數,而在羅西亞的漫長歷史上,女性軍人將領更是少之又少。

  因此眼前的這位肯笙妮雅,既然會被發派至邊疆的奇貝拉星,更甚至是到這個為攻略北方大陸而準備至今的軍事重地,那麼她就肯定不會只是一個普通的內勤人員。

  從她幹練的開車方式,長滿厚繭的雙手,冷靜又敏銳的獨特氣質,更讓阿娜斯塔希雅好奇她的看家本領為何。

  而透過肯笙妮雅有條不紊且簡單易懂的各區域介紹,眾人很快就瞭解到所謂軍事基地其實就像是個小型社區,並應作戰需求而劃分出供生活休憩、體能訓練、載具停放、後勤供應、軍械存放等族繁不及備載的各式區塊。

  相較於先前那二個軍事基地像是走馬看花的遊覽行程,此次的參觀行程才終於讓眾人體會到軍事基地應有的井然有序,以及正常軍人在值勤時的嚴肅縝密。

  至此,波波夫男爵不敢再口出惡言,薇拉則更是洋洋得意地表示自己當初所言非假。

 

 

  在預定的時間表內,肯笙妮雅確切完成了她的任務,並帶領眾人來到位於基地西側──生活休憩區一隅的接待室休息片刻,等待德密特里忙完工作後的會合。

  此處各類設備應有盡有,除了常見的沙發茶几,擺滿資訊媒體的閱讀區,掛上大螢幕的影音視聽區,另一頭則有提供飲料食物的吧檯區,以及應該是儲存酒類之用的地窖入口,還有獨立的私人房間與淋浴設備。

  這一切讓此地完全不像是印象中的軍事基地,還比較像是各國機場的高級貴賓室。

  而就在這段等候期間,眾人三三兩兩地分散各處,有人品嘗茗茶,有人整理隨身資料,有人坐在沙發上閱讀資訊媒體,也有人散步到外頭的庭園欣賞園藝設計。

  原本阿娜斯塔希雅打算進行閱讀活動,不過當她發現架上的資訊媒體都是一個禮拜前,而且都是她看過的舊消息後,便決定放棄。

  見阿娜斯塔希雅面露遺憾,在旁待命的肯笙妮雅則主動告知,此處亦有用途更廣的電子運算機,也讓阿娜斯塔希雅頗感驚訝,很意外在這極需保密防諜的軍營之中,居然能有此設備的存在。

  「這是專門為貴族到訪而提供的設備。」

  肯笙妮雅表情淡然地說著,看不出有任何貶低或諂媚的意圖,儼然這本來就是個既定存在的事實。

  阿娜斯塔希雅則是直接聯想到如同「葉絲塔露奇專用列車」,以及「尼伯龍根莊園」這類皆因貴族而起的特例,在這個由德密特里管轄的軍事基地中,這種能賦予更多種娛樂用途之「電子運算機」的設置,恐怕就是其最大的讓步。

  但阿娜斯塔希雅可不認為在軍方網路系統的監控下,她還能保有隱私地隨意使用此機器。

  即便貴為「皇室」成員的她,能夠直接透過身分認證,進入凌駕於所有國家管制線路系統之上的「皇室網路」,就像初到奇貝拉星時,皇后利用數位資訊版向她傳達訊息那樣,可以說是名符其實的享有「特權」。

  然而如此一來,監視她的反倒成了皇室一端。

  因此終究,阿娜斯塔希雅仍是選擇最適合貴族仕女的活動──優雅的喝茶。

  葉米里揚則如同先前那樣,時時刻刻陪在阿娜斯塔希雅身邊,表現出對未婚妻無微不至的呵護。

  表面上阿娜斯塔希雅雖也做出了相對回應,但原本在參觀行程中增廣見聞的好心情,卻也因為得在眾人面前與葉米里揚虛情假意而大打折扣。

  再加上隻身一人在庭園漫步的波洛克赫,總是有意無意地對阿娜斯塔希雅投射出難以言喻的眼神,弄得她渾身不自在。

  所幸經過昨日的談話,稍微探得阿娜斯塔希雅真意的伊琳娜,似乎明瞭阿娜斯塔希雅笑容下的苦澀,於是便主動加入阿娜斯塔希雅與葉米里揚的二人茶會,多多少少給阿娜斯塔希雅些許喘息空間。

  對此,阿娜斯塔希雅真的由衷感謝有伊琳娜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