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女武神    
   海芙約特
        布倫希爾德」(1)

 

  「葉絲塔車站」位於阿提思城的中心點位置,除了掌控南北向的鐵路要道,還橫跨東西向的主要河道,並做為船運的中繼站。

  也因此,這裡可以說是阿提思城交通最繁忙的地方,不論是搭車或搭船的乘客,卸載各式貨物的工人,還是四處遊走的流動攤販,皆令此處人潮永遠絡繹不絕。

  不過,今天的葉絲塔車站卻十分安靜,而更正確地說,只有部分被清空的區域顯得如此──因為來自母星的阿娜斯塔希雅皇女殿下即將代表皇室,前往各個軍事重鎮慰勞士兵。

  而貴為皇室成員的阿娜斯塔希雅,自不可能與平民一同坐在普通車廂裡,於是奇貝拉當局將最高級的總督專用列車「葉絲塔露奇」,做為這段勞軍行程的專屬交通工具。

  但不同於母星普遍流行的磁浮列車,「葉絲塔露奇」則是採用傳統且穩定性高的輪軌列車──這都是由於奇貝拉星有特殊的星球磁場干擾,導致許多高科技工具無法在此使用。

  於是在母星中盛行的「浪漫古典復興」潮流,便陰錯陽差地在奇貝拉星開花結果──阿娜斯塔希雅看著眼前的鑲金列車,不由得思索起過去在母星所學到的種種資訊。

  歷經昨日不小的風波之後,阿娜斯塔希雅發現自己也許是因為久違地哭了一場,所以今天心情倒是輕鬆不少。

  然而某人就沒這麼幸運了,波波娃夫人在昨晚宴會上吃了太多,進而引發水土不服,直到剛剛都還躺在床上哀號不已。

  波波夫男爵縱使十分掛心,但他可是被皇室授予了監護皇女殿下的職責,再怎樣也不能讓阿娜斯塔希雅單獨上路,於是波波夫男爵忍痛放下生病中的妻子,仍然決定與阿娜斯塔希雅同行。

  不過作為男人,當其監護的對象是位女性的時候,還是有些事情無法面面俱到,所以奇貝拉總督庫茲馬適時提供了解決方案,也就是讓其他人代理波波娃夫人的監護人職務。

  因此,現下又多了另一組人馬出現在葉絲塔車站──

  「德密特里.安德烈耶維奇.列別傑夫」、「薇拉.德密特里耶芙娜.列別傑娃」,以及「伊琳娜.德密特里耶芙娜.列昂諾娃」。

  外型溫文儒雅的德密特里,看起來像是個文弱學者,然而其當年可是外太空拓荒小隊的成員之一,如今則官拜中將,且為奇貝拉星總督的副手──奇貝拉軍區第一副司令官兼參謀長,並同時擔任奇貝拉星南方大陸「普路夏省」的政務官。此外其舊貴族的出身,在平民勢力崛起的奇貝拉星中實為異類。

  至於德密特里帶來的二名女性,是他的女兒們──伊琳娜年紀較長,已嫁為人婦,而薇拉年紀與阿娜斯塔希雅相仿,待人十分活潑外放,就像是這個年紀的女孩應該會有的樣子。

  「嗨,大家好!」

  遠遠的,就看到一個綁著雙馬尾,五官小巧可愛的紅髮少女正興高采烈地對著眾人揮手,其身旁看似莫可奈何的父親則是露出寵溺微笑,對於如脫韁野馬般的女兒雖然束手無策,但還是疼愛有加,而另一邊露出溫婉笑容且氣質淡雅的柔美女子,更是以包容關愛的眼神看顧著身邊的小妹。

  見到此景,阿娜斯塔希雅腦中立即浮現出「美好家庭」的既定印象,對她來說,這才是一個正常家庭應有的樣貌,也是阿娜斯塔希雅永遠只能奢望且無法碰觸的普通生活。

  當紅髮少女領著一家人走近阿娜斯塔希雅一行時,德密特里立刻將溫柔父親的形象轉為嚴肅軍人,全然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阿娜斯塔希雅並不意外對方的態度丕變,因為她知道在奇貝拉星的四位主要政務官中,德密特里是最為反對皇室貴族勢力的人,或許這與他那落魄舊貴族的出身有關,也或許有其他尚待深究的原因。

  但無論如何,阿娜斯塔希雅知道自己都得提防德密特里才行。

  「貴安,阿娜斯塔希雅皇女殿下,很抱歉前些日子在下因為工作繁忙,所以沒能向您拜會請安,還請您見諒。」

  德密特里熟練俐落地說出了問候話語,每字每句都在在透露出其身為舊貴族的優雅禮教,不過從另一方面來看,過度的客套也等同疏遠與冷漠。

  當阿娜斯塔希雅也回以相等禮數的問候之後,德密特里便又繼續說道:

  「早先受沃爾科夫總督所託,盼望在下能足以背負起監護人一職,而小女們則會作為皇女殿下的遊伴,也希冀皇女殿下不棄嫌小女們的出身。」

  德密特里的口吻滿是謙卑,阿娜斯塔希雅卻也聽出隱含其中的不願。

  他是真的很不希望讓自己的女兒們與阿娜斯塔希雅有所接觸,但不知為何庫茲馬仍是選擇德密特里暫代監護人一職,雖然論職等地位確實相襯,不過那也抵消不了德密特里對皇室極度反感的事實。

  對此,阿娜斯塔希雅感到些許不安,而這份感覺,很快就因為另一個人的出現而急速加劇──

  「對了對了,今天還有一個特別來賓喔,我相信皇女殿下您一定會喜歡的!」

  薇拉說得就像要送阿娜斯塔希雅一份大禮似的,她興奮地合掌微拍,滿是期待的目光穿過眾人,看向後方。

  眾人順著薇拉的視線方向,果不其然看到一名勁裝打扮的俊美男子。

  阿娜斯塔希雅很納悶此人為何會出現於此,但她更好奇德密特里眼底閃過的一絲算計,究竟意義為何。

  「波洛克赫?」

  率先發聲質疑的是葉米里揚,顯然他對於今天這名俊美男子──波洛克赫.克里多諾維奇.斯米爾諾夫的出現毫無獲悉。當事者波洛克赫卻是微笑以對,並將解釋的工作交給薇拉。

  「哈哈,有沒有很驚喜啊?

  我為了讓皇女殿下的慰勞行程更加有趣,所以特地邀請波洛克赫同行。我可是有打聽到消息,昨天皇女殿下不是才到劇院去欣賞表演,而且還對波洛克赫的演出讚不絕口嗎?

  所以我才想說也讓波洛克赫一起過來,我還聽說波洛克赫和葉米里揚是童年玩伴,我想皇女殿下應該也會對未婚夫的童年趣事很感興趣才是。

  更何況旅行中怎麼能不多帶幾個帥哥呢?身邊都只有大叔實在太無趣了啦。」

  薇拉自顧自的說了一長串,甚至還得意忘形起來,逼得身旁的姊姊伊琳娜不得不出言制止。

  對阿娜斯塔希雅來說,這樣的女孩真的是前所未見,畢竟過去她所來往的同年齡女性,若不是同樣教養嚴謹的貴族仕女,不然就是地位低下的僕人侍女,而或許薇拉這般不矯揉造作的表現,才是一個正常女孩會有的樣貌。

  對此,阿娜斯塔希雅倒是不覺嫌惡,反而還莫名萌生一股好感。

  「這、這怎麼行呢!皇女殿下背負慰勞邊疆士兵的重責大任,可不是隨便出來郊遊玩耍的!」

  終於弄清楚狀況的波波夫男爵表達出反對意見,薇拉則是不滿地噘起小嘴,要和波波夫男爵對決的熊熊氣勢正在暗中醞釀。

  阿娜斯塔希雅並不意外這樣的發展,原先她還預估波波夫男爵會更早提出異議,但顯然波波娃夫人的病情令他仍感憂心,而其一貫的尖銳表現便自然「鈍」了許多。

  不過阿娜斯塔希雅並不擔心波波夫男爵的失控,因為她已經找到應對波波夫男爵的「適當方式」。

  為了不讓場面難堪,阿娜斯塔希雅如此說道:

  「波波夫男爵,我記得尊夫人在昨日離開劇院後,好像一直對於忘了某件事而耿耿於懷。在我的印象裡,似乎與這位斯米爾諾夫先生有些關連,是嗎?」

  「咦?是有這件事情啦……先是沒拿到簽名,之後的行程又不順利,於是就鬧了脾氣,在晚宴上暴飲暴食弄壞了身體。唉,不過只是區區的演員簽名嘛。」

  波波夫男爵滿是不解的喃喃說著,而機靈的薇拉則找到見縫插針的機會,立即加油添醋表示: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身為一個好老公,怎麼可以不懂老婆想要追求美麗事物,進而想要留下紀念的那種期盼與渴望呢!。也難怪波波娃夫人會病倒了,追根究柢這是因為心病引起的啊!」

  「什麼?事情有這麼嚴重嗎?」

  「當然很嚴重啊!你想想要是自己離鄉背井來到異鄉,結果生病還沒人陪,這樣有多可憐啊!

  所以為了讓波波娃夫人可以早點好起來,你應該去找一些可以讓夫人高興的禮物,例如夫人原本很想要的演員簽名啦,又或是即將與我們同行的鼎鼎大名的波洛克赫的簽名啦……」

  薇拉毫無邏輯地說了一堆似是而非的大道理,唬得本來就心神不寧的波波夫男爵更加心慌,結果波波夫男爵沒有再表達過反對的話語,直到上車前都還一心想著把演員簽名當禮物送給波波娃夫人。

  阿娜斯塔希雅也很訝異自己只是起了個頭,薇拉這女孩竟然就反應精敏地自動接下了話,尤其在要上車前,薇拉還趁四下無人注意時,俏皮地偷偷向她眨了眨眼。

  這是個相當新鮮的體驗,因為已經很久沒人敢對「皇女殿下」這麼放肆,亦使阿娜斯塔希雅對薇拉留下更深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