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媽媽    
    父親」(1)

 

  「媽媽,我想聽睡前故事。」

  她撒嬌地說著。

  「阿娜斯,妳這孩子都這麼大了,怎麼還改不了這習慣呢?」

  另一個溫柔的嗓音故作煩惱地回應,接著便陷入漫長的沉默。

  「媽媽──不要裝睡!」

  她不滿地抗議著,另一頭則傳來了竊笑聲──

  「哎呀,妳真是個小古靈精怪,既然被妳發現了……好吧,那麼我們就來講『藍鬍子』的故事吧。」

  她的媽媽毫無遲疑地表示,似乎早已有所準備,但她卻不甚滿意。

  「不要啦!那個故事我已經看過了,太可怕了,我不喜歡。」

  「別擔心,這次的故事不一樣喔,是改編過的。」

  她的媽媽輕聲細語地安慰著,然後開始敘述改編自藍鬍子的另外二則故事──「阿黎安娜與藍鬍子」和「藍鬍子公爵的城堡」。

  「……最後尤蒂特雖然還活著,但仍走上前任妻子們的後路,失去自由,一同被關進第七扇大門之內,徒留藍鬍子孤獨一人──故事結束。」

  聽完「藍鬍子公爵的城堡」的故事之後,她感覺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將另一則故事「阿黎安娜與藍鬍子」的女主角拿來互做比較。

  「聽起來尤蒂特好傻啊,都跟她說不要開門了,結果居然也把自己關了起來,這樣不是就再也不能出去玩了嗎?不過阿黎安娜就厲害多了,不但成功救了每個人,還讓自己也自由了!」

  聞此,她的媽媽則是不禁輕笑,並且問道:

  「那麼阿娜斯妳想和誰一樣呢?」

  「當然是阿黎安娜啊!我也想像她一樣勇敢聰明,可以幫助別人。」

  說著說著,時間也晚了,她不由得打起了哈欠,雖然還不想睡,但還是不敵睡意,而就在昏沉欲眠之際,她好奇反問媽媽的想法為何。

  「那媽媽呢?妳比較喜歡誰?」

  然後她便聽見媽媽溫柔的嗓音在耳邊說著:

  「我曾經也希望自己是阿黎安娜……不過現在不同了,我不再是『自由的阿黎安娜』,也不是『不自由的尤蒂特』……」

  她未能將媽媽的話語聽完,便很快沉入了夢鄉之中。

 

 

  「皇女殿下,您醒了嗎?」

  熟悉的清冷語調喚醒沉睡中的女孩。

  阿娜斯塔希雅自柔軟的床墊中起身,雖然夢境多少迷惑了她的理智,但門外傳來的叫喚聲,窗簾縫隙洩漏的景色,還有自身所處的陌生環境,令她逐漸清醒過來。

  即使不知為何最近老是夢到往事,不過阿娜斯塔希雅仍是強迫自己專注於眼前的現實。

  憶起昨日收到葉米里揚的邀約,希望由阿娜斯塔希雅選出幾個阿提思城的觀光地點,好讓葉米里揚方便導覽,然而阿娜斯塔希雅卻因忙於餐會應酬,所以尚未做出決定。

  阿娜斯塔希雅暗暗嘆了口氣,接著呼喚門外的貼身侍女進來。

  「早安,皇女殿下,打擾了。」

  阿娜斯塔希雅一聲令下,門後出現一名年約二十來歲,身形修長,神情淡漠,打扮雖很樸素,卻又不失身分的高級侍女──

  她是「茵娜.彼得羅芙娜.伊凡諾娃」,名字很大眾化,也像大部分的侍女一樣,總是謹守自己的本分,並讓自己盡量像是透明人一樣不被注意,是毋須在意的存在。

  最初,甫入宮的阿娜斯塔希雅無法接受有人應當被如此忽視與輕待,這與她自小接受的教育理念截然不同,所以她試圖打破規範──

  一抹友善的微笑,一句關切的話語,一個貼心的舉動──讓她相信這樣就能有所改變,就算只是小小的一些動作也好。

  但是她錯了。

  她自為以為是好意的小動作,看在皇后眼裡卻盡是下人的踰矩和無能所致。

  結果她只能眼睜睜──看著皇后若無其事地在她面前,處罰因她的「過錯」而失職的下人們,那些悲鳴、哀號與恐懼,讓她從此再也不敢笑,不敢說,不敢做。

  之後,在阿娜斯塔希雅身邊服侍的人幾乎被撤換掉──唯獨茵娜。

  無意間,茵娜成為阿娜斯塔希雅生命中的一部分,當然這並不意謂著阿娜斯塔希雅與茵娜特別交好,或是有別的關係。

  事實上,她們就只是普通的主僕關係罷了,就如同阿娜斯塔希雅對待每一個下人那樣的溫和疏遠。

  然而,時間不僅會沖淡人的記憶,卻也會加深人的感情,畢竟自阿娜斯塔希雅十歲入宮以來,茵娜便一直擔任她的貼身侍女。

  而在這長達七年的相處之中,要說阿娜斯塔希雅對茵娜不抱持任何感情是不可能的,即便阿娜斯塔希雅對茵娜這個人的認知,真的就僅僅只有長年累積下來的一些瑣碎小事而已──

  例如,茵娜其實個性相當尖銳,雖然看來一板一眼,舉止嚴謹,但只要遇到不順心的時候,便會不由得語帶調侃。

  「皇女殿下,距離您與您的未婚夫約定的時間還有二小時,請問您現在希望梳洗更衣?還是享用早餐?」

  茵娜的口氣相當恭敬有禮,但仍話中有話地提醒時間有限,不論阿娜斯塔希雅是十歲還是十七歲,不論阿娜斯塔希雅是公主還是皇女殿下,她都始終如一。

  雖然阿娜斯塔希雅早就發現到茵娜時常暗諷自己,不過她並不在意,畢竟她自己也非以誠待人,相反的,她更認為這是自己黯淡生命中的一點光亮。

  雖然微弱,但已足夠。

  最後,阿娜斯塔希雅決定先盥洗再用餐,並且在早餐時間一併解決觀光地點的抉擇問題,茵娜則幹練地拿出數位資訊版,照本宣科地介紹起阿提思城的各區特色,以供阿娜斯塔希雅參考。

  「阿提思城的平面範圍近蛋形,並因應地形落差分為一至二層的活動區,其中包括工業、商業、一般住宅、高級住宅、政務、軍事六大機能區,以及火車站、機場與河港這三大交通要點……」

  事實上,阿娜斯塔希雅早在來到奇貝拉星之前,就已經對奇貝拉星的歷史、人文、生態、環境做足了研究功課,所以對阿娜斯塔希雅來說,此趟觀光行程並沒有太大意義,就只是走馬看花而已。

  不過,既然要做為一個「稱職」的未婚妻,阿娜斯塔希雅就不能對此事怠慢。

  「……相較於其他區域,政務區『依塔岡』則擁有多樣化的公共活動設施。

  而以您的身分作為考量,由國家設立的高級社交場所會是較適合的地點,例如國家劇院『耶莉葛娜』」,過去曾有許多來自母星的知名表演團體來此演出。

  目前則有以改編傳統歌劇而聞名的『赤色女神劇團』進駐。

  演出劇碼為改編自《尼伯龍根的指環》的《英雄之歌》,今天正好是最後一場演出,並應官員需求,特別安排在國家復興紀念宴會之前……」

  茵娜以極為平淡的語氣闡述景點介紹,但阿娜斯塔希雅還是察覺到了,當茵娜提到劇團表演時,眼神中多了幾分關切。

  阿娜斯塔希雅並不訝異,她很早就注意到,每當有參觀戲劇演出的行程時,茵娜表面上總是若無其事,不過戲劇開演後,茵娜便會比她還專注地緊盯舞台上的一舉一動。

  阿娜斯塔希雅從未提起此事,因為有些事情永遠只能是祕密,不論是對茵娜,還是對她自己亦然。

  然而,聽聞「赤色女神劇團」的名稱,卻讓阿娜斯塔希雅猶豫了一下。

  依照先前的印象,如果沒記錯的話,她確實知道有關這劇團的一些事……阿娜斯塔希雅再次望了茵娜一眼,後者依然面無表情地繼續說著景點介紹。

  於是阿娜斯塔希雅決定了參觀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