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阿娜斯塔希雅」(1)

 

  一如往常,身著華貴禮服的女孩走在金碧輝煌的長廊上。

  她的身邊總是跟著許多侍女,不論女孩去接受禮儀課程,或是去練習社交舞蹈,還是去任何地方從事任何活動,這些人總會如影隨形。

  對大部分貴族來說,他們認為身邊有許多奴僕隨侍在側,是一件相當光榮且值得驕傲的事,因為這間接代表自己的身分地位是多麼崇高。

  但是對女孩來說,這些侍女是多餘的──

  因為她們不會主動向女孩攀談,只會被動地等待指示。

  因為她們不會在女孩面前展露情感,很多時候就像是會走動的人偶罷了。

  因為她們不會真心聽從女孩的話語,畢竟實質上她們受命於皇后陛下。

  所以女孩知道自己不會,也不能與這些侍女過從甚密,這是為了保護自己,也是為了保護她們。

   一路走回房間──似乎是唯一一個屬於女孩的私人空間──侍女們才依照指示紛紛退下。

  好不容易獨自一人的女孩,正想走到窗外陽台透透氣,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從窗邊竄了出來,並且對女孩抱個滿懷。

  女孩起初有些詫異,但很快就明白來者何人──

  「他」總是擅長做出許多驚人之舉,即使被旁人視為愚笨可笑,卻從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就只是一心一意專注於自己所喜愛的事物上頭,也因此讓他成為女孩封閉人生中的例外。

  「阿爾法!你居然躲在那裡?你是怎麼進來的啊?」

  聽見女孩難得的驚訝回應,並用著只屬於他們兩人的特別暱稱來稱呼他,男孩這才心滿意足地放開女孩。

  男孩有著一頭金近乎白的蓬鬆卷髮,過度蒼白猶如撲了粉的肌膚,就連眉毛和睫毛也都白到幾乎要與臉蛋合而為一,再加上今日他還刻意穿上一身白裝,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會走動的石膏像一樣──

  確實,其五官輪廓簡直就像是藝術家精心雕刻出來的完美作品。

  但是,只要一看到那雙如陽光般金黃耀眼的琥珀色眼睛,就會知道這又是暱稱為「阿爾法」的三皇子──「阿法納西.米哈伊洛維奇.涅夫斯基」所主導的一場玩笑鬧劇。

  除去身上的白衣,阿法納西的一身白可是渾然天成。

  他是白化症患者,從出生開始便體弱多病,所幸有賴於現今醫療發達和皇室資源,因此阿法納西除了外觀與他人有那麼一些不同,以及仍須注意防曬和視力保健之外,其餘的部分就和正常人沒什麼兩樣──

  若不論他那異於常人思考的腦袋瓜子。

  「哼哼,有沒有很驚喜!妳一定沒料到吧?我告訴妳,我沿路可是驚動不少僕役衛兵,接下來我還想去『元老院』那晃晃,肯定會嚇死那一群官員大老!」

  阿法納西得意地宣布著,彷彿完全沒考慮到後果的嚴重性,然而女孩明白他並不是不在乎。

  雖然有很多事阿法納西都沒有告訴她,不過女孩很清楚阿法納西的每一步行動都有自己的用意,即便被罵被取笑,他也依舊不會動搖。

  因此,女孩欽羨他的勇敢與自信,因為那是女孩所奢望擁有,卻無法擁有的。

  或許是女孩無意間露出了落寞表情,阿法納西忽然結束當下話題,並且要女孩將右手伸出來。

  縱使阿法納西總是隨心所欲,但女孩知道他不會傷害自己,因而不疑有他的照做了,結果當阿法納西握住她的手退去時,一枚鑲嵌著數顆紫水晶的銀色戒指,就這麼套在女孩的無名指上。

  這下女孩所受到的震驚可不比剛才的小。

  「之前說過了吧?這是我送給妳的餞別禮物。畢竟我可是要到距離遙遠的住宿學校讀書呢,誰知道這段期間會不會引來其他蒼蠅覬覦妳。」

  聽見阿法納西用蒼蠅來比喻女孩的追求者們,令女孩一時忘了禮教,忍不住白了阿法納西一眼。

  但是阿法納西早已習慣與女孩之間的嬉笑怒罵,也不覺得女孩的舉動無禮,反倒還高興地握起女孩的右手說道:

  「吶,阿娜斯。如同我們先前的約定,等我畢業後我們就結婚吧。不論發生了什麼事,妳一定要記住──我會保護妳,然後讓我們兩人都得到自由。」

  這句話言猶在耳,卻已是過眼雲煙。

 

 

  「敬告本艦貴賓,目前本艦『銀冠號』已脫離『坏之門』,預計將暫時停靠太空中繼站『處女座』二小時。」

  優雅的女聲自廣播系統傳來,不消一會兒的時間,便又沒入沉穩的引擎聲裡。

  在這片偌大的幽暗之中,一抹曼妙身影自床上慵懶坐起,長至腰際的金髮如瀑瀉下。

  在夢境中被喚做「阿娜斯」的女孩,張開遺傳自父親的灰色眼眸,眼中映出落地窗外的那顆湛藍星球,以及許許多多在旁點綴的微小星光。

  女孩站起身來,修長的身影延伸至牆面,如今她已不再是夢中仍懷抱夢想的十六歲,而是即將邁入成年的十七歲。

  輕薄的長擺睡衣伴隨著婀娜步伐搖曳至窗前,女孩似乎是想再一次將眼前的那顆湛藍星球看清,而窗戶玻璃上的反光,也將女孩的白皙面容重疊在遠方星球之上。

  這時,女孩才意識到自己確實是在外太空裡,並且也即將抵達目的地「奇貝拉星」。

  她,就是眾人口中討論的皇室之花、公爵之女、皇女殿下──

  阿娜斯塔希雅.伊賈斯拉芙娜.鐸爾格魯柯娃。

  阿娜斯塔希雅長得不醜,相反的,只要是有幸見過她的人,都無一不被她的脫俗氣質與清麗美貌所吸引。

  當阿娜斯塔希雅受封為「皇女殿下」時,皇帝陛下更是將其喻為──有如「百合花」般的高雅純潔,也因此造就出「皇室之花」這個美稱。

  而身為公爵家的女兒,阿娜斯塔希雅確實坐擁榮華富貴,但她很清楚那都不是屬於她的,就連她自己,其實也只是公爵家的「資產」之一。

  所以,她在十歲時被父親帶入皇宮中,美其名是學習如何成為一名完美的貴族仕女,然而實際上卻是把她轉讓給皇后,成為皇后底下的棋子之一,等到時機成熟了,就以適當的名義將其送至敵人身邊──

  即是她與奇貝拉總督之子的聯姻。

  阿娜斯塔希雅與奇貝拉總督之子「葉米里揚」在母星的皇宮中僅見過幾次面,雖然雙方家長都不在場,但最後仍是在皇帝與皇后的見證下完成了訂婚儀式。

  她與葉米里揚之間毫無感情基礎,任誰都清楚這只是一場政治聯姻,然而即使如此,阿娜斯塔希雅仍舊違背了當年她與阿法納西的約定。

  眼見湛藍的奇貝拉星近在咫尺,這也再次讓阿娜斯塔希雅認知到自己即將面對的現實。

  她無意識地握住掛在胸前的銀環戒指──裝飾的紫水晶依附著金屬雕刻,排列成「阿娜斯」的拼音形狀──這是阿法納西出宮學習前送給阿娜斯塔希雅的餞別禮物,但如今怕是再也沒有機會戴上它了。

  「對不起,阿爾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