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皇室之花    
  公爵之女
      皇女殿下」(1)

 

  奇貝拉星首都、阿提思城國家劇院「耶莉葛娜」──

  「齊格琳德!為了你們的孩子,妳必須活下去!」

  一名全副武裝的栗髮女子,神色凜然地如此說道。而倒在栗髮女子跟前悲痛欲絕的金髮女性,此時才終於收起眼淚,並且緩緩地抬起頭來。

  雖然不發一語,但其排愁破涕後的那一抹虛弱微笑,更令人覺得糾心不已。

  接著,栗髮女子將一把斷劍取出,並以雙手奉給金髮女性。

  「往東去吧!那是大蛇『法弗納』守護萊茵寶藏的地方,眾神之首無法靠近那裡。將這把斷劍重新鑄造並傳承下去,你們的孩子便會成為新的英雄!」

  聞此,金髮女性臉上不再保有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堅定眼神,她伸出那雙歷經風霜的手,就像是要抓住希望般,用力地握著面前的那一把斷劍劍柄──

  「很好!今天上午彩排到此結束,大家可以休息了。寧和波洛夏,你們表現得非常好,期待你們下午能再接再厲。」

  「菲拉特.薩瓦維奇.畢爾利」團長兼導演高興地拍了拍手,而隨著其宣佈休息的指令,劇院中的其他工作人員也紛紛有了動作。

  先是燈光大亮,接著布景移動,最後吵雜的人聲一口氣爆發開來,無不是在討論待會兒要去哪裡吃飯,要不然就是對於彩排內容依然回味無窮。

  舞台上的栗髮女子動作俐落地卸下頭盔,並神情愉悅地吐出了一口氣,顯示出其相當滿意方才的對戲。也因為拿下了頭盔,更加突顯出其有別於其他人的東亞臉孔──細長的單眼皮,微翹的小鼻子,健康的小麥色肌膚。

  但比較特別的是,她的眼睛並不是東亞人常見的深褐色,反而是在歐洲人身上才有可能見到的榛褐色,此外其在東亞人中稀有的栗紅髮色據說也是渾然天成。

  「寧,妳的美貌又再一次讓我驚艷了,妳真的不是混血兒嗎?」

  「海寧小姐,妳說羅西亞語真的好流利,是什麼時候學的呢?」

  週遭一湧而上的工作人員,對這位少見的外國女性感到好奇不已,而面對這些永無止盡的發問,被稱為「海寧」的栗髮女子卻依然保持笑容應對,即便她的確已經被這些重複的問題問到不耐煩了。

  「好了,先讓寧去卸妝吧。別忘了休息時間可是不等人的。」

  沉穩的男性聲音自海寧的左邊傳來,海寧轉頭一看,發現原本跪倒在地的那名金髮女性,也就是她的對手演員,此刻早已站起身來。

  而這一站,完全顯露出其高人一等的身長,以及受過鍛鍊的精壯體魄,對比那美麗得猶如人為雕刻的精緻臉龐,此等落差任誰都不敢相信──

  剛剛只靠表情演技就令人動容的那名金髮女性,其真實身分居然會是名演員「波洛克赫.克里多諾維奇.斯米爾諾夫」。

  當然,他還是個如假包換的真男人。

  結果波洛克赫此話一出,反倒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到自己身上,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嘗試反串演出女性,而大家都沒想到效果竟然會如此出色。

  意外得到解脫的海寧,則是看著對面被團團包圍的老好人波洛克赫,忍不住笑了出來。

 

 

  「抱歉,我剛剛好像不小心搶了妳的風采。」

  此時波洛克赫已經卸妝完畢,其一臉不好意思地對著半躺在休息室沙發上的海寧說道。

  不過即使臉上已無妝容,卻仍無法折損半毫其渾然天成的舞台魅力,更別提他原本就是個被譽為──活生生從神話中走出來,像精靈般俊美的男子。

  而此話一出,原本閉目養神的海寧倒是立即張開眼,並且哈哈大笑起來。

  「真是的,你在說什麼啊?多虧了你幫我解圍,我才能夠早點回來休息啊。更何況你也很清楚吧?大部分工作人員壓根不是受我的演技吸引,只是很好奇我這個難得一見的外國人身分罷了。」

  經過海寧的解釋,波洛克赫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後鬆了口氣,坐在另一端的沙發上。

  「我……我之前一起合作過的演員,總會對我被劇迷包圍頗有微詞,似乎是因為我的緣故,才使他們一直被忽視冷落,於是漸漸地,大家就不願意與我合演了。」

  「那是因為他們忌妒你啦,我跟你對戲可是覺得很過癮呢。

  那些不識貨的傢伙,根本不值得被稱為演員,比不上人家就只會背地裡偷罵、扯後腿。

  你也不正是因為在母星被人抹黑,所以才只好先來奇貝拉星避避風頭嗎?事到如今,你也就別再對那些人客氣了。」

  海寧義憤填膺地說著,波洛克赫卻是不發一語,眉頭則鎖得更緊。

  見狀,海寧也知道該是終止話題的時候,於是她拿起遙控器開啟投影螢幕電源,企圖在千篇一律的政令節目中尋找有趣話題。

  剛好,此刻螢幕正進行新聞快報的插播,而投影畫面也隨即跳轉成飛航機場「帝亞娜」的空拍鏡頭。

  藉由鏡頭的拍攝,可以清楚地看到機場上正停靠著一艘銀白色的中型航宇船。而此時揚聲器傳出的奏樂聲降低音量,取而代之是播報員的激動發言──

  「各位請看!這艘銀白色航宇船就是『銀冠號』!瞧瞧那華美典雅的身姿,完全不愧對其身為皇家航宇船之一的名號,這也讓人更加好奇乘坐此船艦的『皇室之花』容貌究竟為何……」

  「咦?『皇室之花』……該不會就是先前傳說要嫁給奇貝拉總督兒子的那位公主還是皇女殿下吧?沒想到真的來了啊!」

  海寧興奮地丟開遙控器,努力使自己的視距更加貼近投影畫面,想要藉此一睹畫面上的主角真面目為何。

  「欸欸,波洛夏。你認得出來哪個是皇室之花嗎?還是說還沒出場?

  聽一些小報消息說,這女孩還沒正式進入上流社交圈,就已經一堆人排隊等著了呢,結果沒想到,居然一下子就和總督兒子一見鍾情了。」

  海寧頭也不回地詢問著波洛克赫,而波洛克赫一如往常的溫和語氣則自後方傳來──

  「妳很好奇嗎?」

  「當然啦,我的國家可沒有什麼皇室還是貴族,所以我自然會對於這種有特殊身分的人感到好奇囉。」

  「但是,妳可能會感到失望,那女孩似乎相當驕縱,會為了得到想要的東西而不擇手段。」

  聞此,海寧覺得有些詫異,因為她沒想到脾氣溫和的老好人波洛克赫,居然也會有批評他人的時候。

  為了緩解這奇怪的感覺,於是海寧試圖轉移話題:

  「啊,對了!那個總督兒子是你的好朋友吧?我記得我還有在劇院見過他幾次呢。既然人家要結婚了,那你有沒有祝賀幾句啊?」

  海寧說罷便回頭看去,結果卻見到波洛克赫正一臉專注地盯著投影畫面瞧。

  「噗,就算那女孩個性很差,但你也還是很在意嘛。」

  海寧不由得嗤笑一聲,並對於波洛克赫的口是心非感到不以為然。接著,投影畫面又再度傳來播報員的激昂語調──

  「終於出現了!沒有錯,這就是受到皇室冊封皇女名號的伊賈斯拉夫.瓦迪莫維奇.鐸爾格魯柯夫公爵之女、被譽為皇室之花的『阿娜斯塔希雅皇女殿下』!」

  聽到播報員的講述,海寧也興致勃勃地想轉頭過去、瞧瞧那位「皇室之花」的廬山真面目。

  然而就在此時,海寧瞬間忘了要去看後方的投影畫面,反而將注意力集中在波洛克赫他那異常驟變的臉部表情。自海寧抵達奇貝拉星,並與波洛克赫合作至今,從未見過波洛克赫這個人有過這樣的神情……

  在舞台以外的場合,那個波洛克赫除了笑容也就只有笑容,其表裡如一的溫良性格,讓他總是被大家戲稱為「老好人」。

  然而,海寧壓根沒想過自己竟然會有見到波洛克赫「這一面」的時候,害她現在只好假裝什麼都沒看到,連觀看轉播的興致也沒了。

  所幸僅僅只是一會兒的時間,波洛克赫便馬上斂起臉色,接著禮貌性地向海寧告辭離席。

  等波洛克赫走出休息室,海寧才敢完全放鬆地半趴在沙發上,並且隱含些許哀怨語氣嘆道:

  「唉,看來傳聞是真的呢。為什麼我身邊的好男人總是『那種類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