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在這個時代活著的
    這個少年認知的
     這個世界」(1)

 

  山谷間,白樺林,低矮木屋群──

  這是一幅常見的鄉下景色,同時也是個寒冷又貧瘠的地方,終年被白雪與粉塵覆蓋,僅有的少數夏日,也總是被陰雨取代,又或著是像現在這樣,被機器流洩而出的乳白色液體,撲通撲通地一片片灌滿。

  這些乳白色液體是政府發放的「解汙劑」,每年春耕前都必須往田地裡不停「灌溉」,如此才能確保田地中的作物從栽種到收成的這一段時間內,不會被汙染源感染。

  一名穿著老舊衣褲的淺棕髮色少年,站在全家人賴以為生的農地田埂上,用著平凡外表中唯一值得提起的水藍雙眸,看著前方被乳白色液體浸淫的田地。

  協助耕作,一直以來都是少年在家的工作之一,但是隨著家中人口的增加與成長,這塊貧濟的田地不再足以供養全家人,又更明確地說,是長兄一家人與他一個人。

  少年意識到自己即將面臨未來生計的選擇,不過事實上,他知道自己只有一個選擇,在沒有一技之長且無多餘農地的情況下,那就是和故鄉的大數人一樣,到那陰暗悶熱的礦坑裡工作。

  即便百年前的核災將地面上的一切都摧毀到不復過往,地底下的礦藏卻仍舊安然無恙,也因此生活在這裡的人們,想要生存下去的選擇就只有挖礦一途。

  當然透過政府的輔助,挖礦工作的收入自然是比農耕要來得高,然而就算是這樣,少年也不想走上和父親同樣的道路。

  他永遠忘不了當年礦災發生時,父親僅僅只剩下一隻右手的衝擊,之所以還能認得出那是父親的手,也是靠著右手上的結婚戒指。

  雖然比起其他屍骨無存的罹難礦工是好太多了,但少年仍舊認為那是一切不幸的開端,亦是他開始體認到殘酷現實的起點。

  因此,他不願、也無法面對帶走他所有幸福的深遂地底。

  不過依然不幸的是,他似乎別無選擇。

  「嘿,小夥子。」

  一道高亢的女性聲音自少年的背後傳來,這是少年在這小鄉村中從未聽過的嗓音,除此之外,腔調還有些許古怪。基於好奇也是禮貌,所以少年轉身看向聲音的來源──

  在佈滿雪堆與灌滿乳白色解汙劑的田地群之中,有一抹醒目的亮紅身影就佇立在少年眼前。

  這名女子頭戴一頂大得誇張的寬帽簷,身上的奇裝異服則是剪裁合宜,將其玲瓏有致的高挑身材突顯得十分恰當。

  少年錯愕之餘,忍不住將目光往上移,只見一對豐厚紅脣正微微勾起,接著女子便將臉上的黑色墨鏡拿下。

  女子看起來不到三十,挺立的鷹勾鼻令人印象深刻,半瞇的狹長雙眼帶著幾許慵懶氣息,整體而言其面貌相當姣好,在妝容的襯托下則更顯艷麗。

  正當少年震驚於眼前這名陌生女子的一切時,其卻開始繞著少年的四周打量,最後才又站定在少年面前說道:

  「想要工作?想要賺錢?想要自己的未來嗎?」

  少年一時被紅衣女子的問話給問傻了,不僅對於其沒來由的話語感到驚訝,更對於其話中的含意深感不解。

  少年想要工作沒錯,更想要賺錢,但他認為這是所有人都理應會追求的同一件事,只是他不懂什麼是「想要自己的未來」……

  而就在少年發怔之際,紅衣女子從容地將一封信從衣領中取出,並且直接拉起少年的手,將信封交至其手中。

  最後在少年愕然的臉頰上留下脣印,便微笑轉身離去,徒留少年一人仍舊陷在困惑之中。

  過了好久,少年才從愕然的情緒中回復過來,但他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打開手中的信封,找尋這名神祕女子的意圖為何。

  只見信封內放著一張設計簡潔又精緻的紙卡,開頭手寫著邀請函的標題,內容的用字遣詞則是相當簡單明瞭,就算少年僅僅只受過四年的小學基礎教育,也一樣可以完全看懂。

  但是,當這些字詞組合起來之後,少年卻又陷入了更大的震驚之中,紙卡上寫著──

  「邀請您加入無限和諧組織之奇貝拉星分部,如有意願,請於本期航宇船航班啟程前,前往下述地點……」

 

 

  少年再次拿起手中的邀請函看著,上頭仍舊寫著不變的內容,但此刻他人卻已是在數光年遠的外星球上──「奇貝拉星」。

  收起信封,少年看著周遭熙來人往的繁華街道,發現這裡跟他的故鄉很不一樣,有溫暖的陽光、喧鬧的人們、嶄新的街景、高聳的建築,以及無限的生機。

  而唯一相似的,大概就只有共通的語言,以及為紀念「國家復興日」而豎立的飄揚旗海,因為這裡是「阿提思城」──少年母國「羅西亞聯合帝國」所建立的外星殖民地首都。

  「羅西亞聯合帝國」是在百年前的核戰之後,歷經群雄割據與六年對外抗爭,花費千辛萬苦才成立的君主立憲國家。

  然而雖說是立憲,也擁有議會的存在,皇室的權力卻仍是大過於一切,更直接或是間接扶植了階級制度的茁壯強大。

  不論是舊貴族──早在建國之初,因有功而被分封爵位之族裔,或是新貴族──建國之後,授與爵位給國家有貢獻之人士,其皆各自掌握了國家的大權,平民則只能任人宰割。

  但「奇貝拉星」不一樣,這是此國家的領土中,唯一一個由平民統治的,其不僅是字面上所意味的「化外之地」,亦是皇室與貴族無法隨意碰觸的特殊地帶。

  即使上述兩者企圖透過法規來遏止奇貝拉星的「平民化」,但仍無法阻擾人們一心渴望突破的決心。

  而在奇貝拉星首都「阿提思城」,除了有大量駐紮的軍人士兵、政府官員,以及少數被允許入境工作的外國專業人士外,絕大多數的人就和少年一樣,都是因為符合政府核准的貧民資格與男性性別限制,所以得以來到此地一展淘金夢。

  原本少年就十分嚮往能到傳聞中的「奇貝拉星」來賺錢工作,但是就算所有資格都符合政府要求,最基本的出境手續和航宇船船票就必須先花上好大一筆錢才行。

  即便找上人力仲介,對方也鐵定會因為少年的青澀年齡與瘦弱體格而打回票,所以要是沒有門路的話,終究也只能淪為空談。

  幸好,少年莫名獲得了工作機會與船票贊助,讓他終於來到夢寐以求的淘金之地。

  就算家人反對他離開故鄉到這麼遠的地方,就算他真的覺得那名紅衣女子相當詭異,就算他壓根不曉得那個「無限和諧組織」是什麼玩意兒,他卻還是一意孤行來了。

  因為他想要工作,想要錢,要自己的未來。